天翼文学 > 白首妖师 > 第三百五十一章 大祸临头

第三百五十一章 大祸临头

天翼文学 www.tianyi.la,最快更新白首妖师最新章节!

    “这《无相秘典》里面,究竟讲了什么?”

    柳湖城里,尚未离去的几位同窗好友,也在嗫着牙花子参研。

    他们还没有离去,是因为此前问天山一战里掀起的大风浪还没有消止,谁也不提防究竟还会不会有别的事情发生,因此便义务的在这里盯一段时间,而如今整个大夏境内的风浪,他们自然也明白,就是因为那一部由大夏仙师方尺,留了下来的传承:《无相秘典》引发。

    想到这《无相秘典》,是被人强迫着交出去的,所以他们一直都不好意思问。

    更不好意提出来了解一下里面写了什么。

    虽然作为炼气士,他们也无比的好奇,这里面究竟写了啥。

    不过,当《无相秘典》已经卖得大街小巷都是,书院里快人手一本时,他们也忍不住了。

    都已经这样了,拿一本过来看看,不算不敬了吧?

    ……

    ……

    于是,他们也开始参研起了《无相秘典》,并且愈是参研,愈是心惊。

    “我从里面看出的是武道……”

    聂全捧着经文,像是要将眼睛贴到了上面似的看,然后一脸的狂热:“这上面所讲的借灵淬体,锻身易骨之法,当真是妙不可言,竟是一下子让我对《武经》的领悟,提升了一个台阶,若可以继续参研下去,我有信心,五年,不,三年之内,必然可以成就凝光境界!”

    周围人都转头看了他一眼,见得聂全信心满满的模样,又将脑袋转开了。

    不能打击小学弟!

    “我看到的是神通!”

    雨青离道:“此等神通,竟与平时所学,有所不同,似出殊途,又似同归!”

    “我看到的是境界……”

    孟知雪喃喃说着:“也不知怎的,明明第一次看? 偏偏觉得里面的经义特别熟悉?”

    “熟悉?”

    鹤真章有些狐疑的看了她一眼:“是不是方二公子给你开过小灶?”

    孟知雪都有点慌,摇头道:“没有……应该没有吧?”

    周围人看着她的眼神,顿时显得更慌了。

    一边的鹦鹉彩爷? 也正站在了一个胖丫鬟的脑袋上? 命她给自己翻着经义。

    一边翻? 一边弹了个舌,道:“说来说去,这都写了啥?”

    修为最高的云霄? 慢慢的吐了口气? 轻声道:“这里写的,其实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

    ……

    “无相秘典,传遍天下? 多少也是教化之功? 不知会为我赚来多少功德……”

    而此时的静室之中? 方寸封了门窗? 撑起旧伞? 独自坐着? 心里也在细细的想着。

    这一部《无相秘典》,本就是他推衍出来的。

    或者说,这是他兄长早就参悟出来的路,而他学到之后,再落于纸上? 传遍天下。

    而将其传遍天下的原因? 便在于? 此经本就是为天下人所写。

    因修一百零八脉? 所以内中所载,炼气易筋,壮膜锻肌? 皆极为细致,法力运转,灵气吞吐,同样也极多常人难以揣测的奇思妙论,而这,就注定了,无论是何等修为的人拿到,都会被这里面的法门所吸引,只要认真参究,几乎每个人,都可以得到一定的修为加持。

    而因修三魔七神印,则可炼心,壮大心神,求个道心畅快,天资日涨。

    修为高者观此经,便可明悟道心晶莹,不染片尘。

    甚至,说不定真有那些天才之辈,可以借得此经,一飞冲天。

    三魔七神印之后,便是方寸推开第五扇门,结成金丹之时,悟到的答案。

    那便是观想山河之法!

    此法开前人之未有之路,会给人一种难以描述的震惊之意。

    不过,这最后一法,也是方寸在《无相秘典》里面,藏得最深的法门,若只有残篇,他们看到的都只会是前面的一百零八脉修法,三魔七神印炼法,只会赞叹此经妙不可言,内中法门大有益处,而当有些修为高的人,得到了全篇,然后从中悟出观想山河之法时……

    方寸估计,他们会害怕……

    ……

    ……

    朝歌,老经院内!

    这代表着天下经义圣地的地方,有着无数修为高深的儒师,他们最大的特点,便是好奇。

    不论是什么经义文章,都会想去看一眼。

    哪怕是封禁之经,也会想着看一看这经义是为何才被封禁的。

    这是天底下最正统的经义文章之地,但天底下最不正经的那些禁忌经义,也都在这里。

    这么一群好奇的人,自然不可能不好奇《无相秘典》里面写的是什么。

    表面上,他们坦坦荡荡,甚至痛斥那些老经院里的学子,说那《无相秘典》,哪怕是真,也是经由强盗手段,被人从弱小无辜可怜的柳湖方家敲诈出去的,来路不正,子曰君子不饮盗泉之水,不食敌国之粟,这等被人勒索出来的经义,你们千千万万,不能去看的……

    但是训斥完了,回到院内,侍奉童儿便赶紧将一部无相秘典送了过来。

    “我倒要看看,这经义里面有何妙处,值得那龙城大动干戈,做出了这天怒人怨之举!”

    然后细细一番之下,他的表情出现了几番变化。

    先是一喜,再是一叹,最后时,眉头一下子变得凝重了起来。

    忽然之间,身形掠起,大袖飘荡,执着此经,径往院主所在之地赶了过去。

    来到了这里时,便见得院主所在,已有七八位大座师了。

    每个人手里,都执着一本《无相秘典》!

    他们看到了彼此的脸,没有分毫惭愧,反而都是一片凝重。

    出大事了!

    动荡国基之大事!

    远处的珠帘帐后,忽然传出了一声幽叹,正是院主的声音:“难怪仙师方尺生前,从来不敢将此经示人,难怪方家得了传承,却也一直不敢声张,他们不是在藏私,而是在避祸,他们不将此经献出,是因为他们不想去承受这经义传出来之后,引发的滔天因果……”

    “而龙城……”

    院主的声音变得冷厉了起来:“龙城该死!”

    ……

    ……

    “难怪那老二,当时不想让我去问天山……”

    “他是在让我避嫌……”

    凰城之中,早就已经平息了那乱象,但却一直在关注着方家之事的凰神王,正斜斜的歪在了榻上,手里捧着一本沾了不少鲜血的《无相秘典》,她慢慢看着,身子却渐渐坐直了,然后她一双秀眉渐渐拧起,看起来,神色竟有些微微的恐慌,似乎想将这经义丢出去。

    而最终,她却没有舍得丢出去,只是低声道:“我要去朝歌!”

    身边的女官微微一惊:“凰城才刚刚平定……”

    “你不懂!”

    凰神王缓缓开口:“出大问题了!”

    ……

    ……

    “哈哈,启驾,去朝歌……”

    同样也在麟城,麟神王看得无相秘典之后,忽然放声大笑,叫道:“那条老龙倒楣了,这样一桩大祸事,竟是由他亲手放了出来,我倒要看看仙帝这一回还会不会饶他……”

    ……

    ……

    “堂堂龙神王,居然被方家做了替罪羊……”

    雀城,雀神王也在冷声说道:“此时,不知多少人准备去朝歌,对他落井下石了……”

    “速速起驾,我也要去给他落井下石!”

    “……”

    “……”

    “这样的经义……”

    女剑尊原本根本就不想看这无相秘典,她是求剑之人,除了剑,其他皆是旁门左道。

    但当这件事变得严重了起来时,她还是去看了一眼。

    然后她沉默了许久。

    她忽然有些后悔,当时自己应该早些出手,将这所有的纸卷都毁掉的……

    但慢慢看着,她又改变了主意。

    不该毁掉!

    “此间所讲,才是修行正途!”

    “或许,这也算是龙城的那位神王,终于做了一件好事?”

    “……”

    “……”

    “哈哈哈哈……”

    南疆温柔乡地,大妖尊忽然在妖庭之上,大声狂笑。

    身边的妖柱们皆心惊胆颤,自从那怪蛊在温柔乡蔓延开来之后,如今的温柔乡已经名存实亡,毁在一夕之间,而他们也已经很久没有听到大妖尊如此开心的放声大笑了……

    “原本,我以为最吃亏的是我们……”

    大妖尊笑着,竟是真的心情大好,还向他们解释:“毕竟,咱们本是因为龙城之请,才掺与到这件事里的,结果却落得如此境地,甚至找不着人去泄愤,倒是那龙城,明明是首恶,却仍然稳稳当当在大夏做他得神王,前后也不过死了一个儿子而已,多赚呐?”

    “可直到这时,我才发现……”

    “他没有赚,他亏得狠……”

    “哈哈,当我看到他亏的比我还厉害的时候,我心情便一下子好了许多……”

    “……”

    “……”

    “应该会变得越来越热闹了……”

    哪怕是深居静室之中,方寸也仿佛能感到如今的大夏境界,诸地神王以及各方大炼气士此时的反应,更能隐约的猜到,龙城即将会迎来的命运,于是他终于觉得这些都值了。

    脸上露出了笑容,缓缓开口:“喷他……”

    但忽然又停住,微一琢磨,脸上露出了不开心的表情:“既然你们都不喜欢……”

    “那就……”

    声音猛得一提:“五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