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八百三十八章 因果

第八百三十八章 因果

天翼文学 www.tianyi.la,最快更新天降我才必有用最新章节!

    黄春丽经过鱼池的时候特地看了一眼,张弛总觉得黄春丽什么事情都搞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只是这次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周围浮现出重建发生过的情景,也许是没那个必要。

    黄春丽开门之后,张弛悄悄将她的行李箱拎了进去。客厅的沙发上蒙着白布,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

    黄春丽倒是没跟他客气:“你把房间收拾收拾,我去厨房烧些水,对了,把空调打开。”

    张弛应了一声,到现在还没露出自己的本来面目,有点郁闷,黄春丽怎么就一眼把自己给认出来了?

    张弛先开了空调,然后把客厅稍微收拾了一下,等他忙活差不多了,黄春丽走了回来,已经换了身衣服,头发有些潮湿,就这会儿功夫居然还洗了个澡。

    拎着水壶去泡茶,向张弛道:“你去厨房把电火锅端过来,冰箱里有现成的涮肉丸子,陪我喝几杯。”

    张弛现在能够断定黄春丽已经把他的本来身份看破,苦着脸笑道:“我刚吃饱,火锅实在是吃不下啊,而且您那羊肉卷估计也成古董了,吃起来不健康。”

    黄春丽瞪了他一眼道:“得,那就凑合点。”拉开行李箱,从里面拿出买来的盐水鸭、素板鸭、鸭四件、花生米,张弛一看还真不少,过去帮忙摆盘。

    黄春丽去酒柜拿了瓶五星茅台,师徒两人在餐桌旁坐下,黄春丽上上下下打量着他。

    张弛一边给他倒酒,一边嬉皮笑脸道:“您这是头回见我啊?”

    黄春丽道:“这张脸过去倒是没有见过。”伸手拍了拍这胖乎乎的圆脸,摸上去没什么异样:“你能有几种变化?”

    “什么几种变化?”张大仙人明知故问。

    黄春丽道:“猪八戒有三十六种,孙悟空有七十二变,你呢?”

    “孙悟空七十二变也变不出如来佛的掌心。”张弛暗叹自己的变化能力不到家,被黄春丽一眼就给认出来了。

    黄春丽笑了起来:“你现在的样子像极了猪八戒,还别说? 让我想起你小时候的样子了。”

    张弛苦笑道:“您好像没见过我小时候的样子。”他和黄春丽认识真没有几年。

    黄春丽道:“没见过也想象的出来,矮矮胖胖,色眯眯挂着两条鼻涕虫。”

    张大仙人叹道:“师父? 您见过哪个少年儿童色眯眯挂着两条鼻涕虫。”说着说着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黄春丽的形容颇具画面感? 说得他仿佛看到一个这样的小胖子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黄春丽感慨道:“当初遇到你的时候真没有想到你我会成为师徒。”

    张弛端起酒杯恭敬向她敬酒,两人碰了一杯,饮了这杯酒? 张弛低声道:“师父? 你这房间里有没有装监控之类的东西?”

    黄春丽白了他一眼道:“我还需要监视你吗?”

    “我是担心隔墙有耳,只要有网络的地方,就有被监控的可能。”张弛掏出手机放在桌上? 刚才已经偷偷关机了? 可还是不放心? 老阴货跟踪偷窥的能力强大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黄春丽道:“你是说有人可以通过某种不为人知的手段来偷窥他人隐私?”

    张弛点了点头。

    “放心吧? 我已经将这周围屏蔽。”黄春丽拿起张弛的手机帮他开机? 张弛看到手机上根本没有信号。

    黄春丽道:“如果谁想通过这种方式偷听? 我会用高频声洞穿他的耳膜。”

    张弛见过黄春丽利用灵能进行情景重建,自己的这位师父在历经磨难,徘徊于死亡边缘之后,获得了破茧重生般的蜕变,即便是在幽冥墟的时候? 张弛都少有见到有人拥有黄春丽这样强大的灵能? 相信她的能力应该可以干扰老阴货的追踪。

    张弛提起晚上见到王猛的事情? 他并没有先点破白无涯的身份? 也是为了避免黄春丽尴尬,隐然觉得这次黄春丽的突然露面应该和这件事有关。

    黄春丽并未表现出任何的不自然,轻声道:“他约王猛的目的是想通过这孩子找到我下落。找我的目的? 是想从我这里得到通天经,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她说完饮了这杯酒,脸上流露出淡淡的忧伤。

    张弛心中暗忖,当初黄春丽对白无涯也是一见倾心,为了白无涯不惜与家庭决裂,后来还为他诞下一子,这些年,无论她还是王猛都是在黑暗和无助中生活的,白无涯回归之后,本应当善待家人,而不是利用,他的所作所为只会让黄春丽彻底心冷。

    黄春丽道:“说说你的事情,为何要以这种方式回来?”

    张弛道:“因为最近在做的事情见不得光,我也不想有人知道我回来,本来也想瞒着师父,可终究还是被您一眼给认出来了。”

    黄春丽笑道:“你倒是坦诚。”

    “一贯如此。”

    黄春丽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轻声道:“刚才你们之间的那场大战还真是就精彩纷呈。”

    张弛知道黄春丽应该已经利用灵能重建了刚才大战的情景,估计是在她大脑中重建,只有她自己看到,不像过去那样,连身边人都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当然这次没有那种必要,毕竟是发生在张弛自己身上的事情,黄春丽没必要耗费太大的灵能,同时也证明,她的情景重建已经到了收放自如的地步。

    张弛道:“是我大意了,没有料到他会回过头来跟踪我。”

    黄春丽道:“他一向狡诈,也许在你跟踪他的时候他就已经留意到了你,也对你动了杀念,如果不是因为他实力不济,今晚这里恐怕又要多处一场血案。”黄春丽想起了此前这里遭遇袭击的情景,那场袭击让她成为了植物人,也是因为那场袭击,林朝龙从她大脑中提取了信息,从那时她和姐姐黄春晓就阴阳相隔再也无缘相见了。

    自己在感情上一塌糊涂,姐姐何尝不是如此?一本通天经毁掉了两个本该幸福的家庭,比起姐姐自己至少还算幸运,至少她和儿子仍然活着,虽然彼此不能相认,可能够知道对方平安就好,姐姐呢?原本幸福的家庭在一夜之间被毁掉,真凶林朝龙也死于非命,林黛雨经历家庭变故,性情大变,连自己这个做小姨的都感到她变得陌生。

    所有这一切究竟是谁造成的?林朝龙?黄春丽很快就否决了这个想法,毁掉一切的是人心中的野望。如果不是因为一本所谓的通天经,就不会造成那么多的悲剧。

    张弛默默为她斟满了酒,看到黄春丽忧伤的目光,张弛实在不忍心打扰她。

    黄春丽道:“你还记得我当初给你画得那幅图吗?”

    张弛点了点头,黄春丽画得是石屋古墓,也就是现在正在建设温泉山庄的地方,他此前顺藤摸瓜查到了吉野良子的身上,前往别墅想从地下潜入查探真相,恰巧被他发现了林朝龙建筑在地下的密室,也因此达成了他和林朝龙的短暂合作,之所以用短暂来形容是因为张弛不相信老阴货的人品。

    无论林朝龙以怎样的形式存在,这个人都不值得信任,一旦他认为自己已经失去了利用的价值,就会毫不犹豫地将他出卖。

    张弛道:“现在那里已经成为了一片工地,有人正在进行温泉山庄的建设。”

    黄春丽淡然道:“幌子罢了,我当初最早认识他就在那片地方。”

    张弛点了点头,并不稀奇,因为那片地方应当是白家的根据地,说穿了就是狐狸窝,当初自己和白小米相遇也是在那里。

    黄春丽道:“人在年轻的时候,都会有梦,可随着年龄的增长,就会渐渐回到现实,而现实通常是残酷的。过去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不孝的女儿,是个不称职的母亲,现在我才明白,有些事并非是像我当初看到的那样。”

    张弛喝了口酒,黄洗尘是向天行最好的朋友,向天行委托给他一些事,但是黄洗尘在答应之后,发现向天行让他保管得究竟是什么,就变得利欲熏心,违背了当初的承诺。这些都张弛从自己了解的一些情况推断出来,并没有得到任何人的确认。

    黄春丽道:“这段时间,我去做了几件事,其中一件事就是去和我现在的姐姐见面。”

    张弛抬起头有些惊讶地望着黄春丽,她已经知道了真相,难道她去寻找楚文熙报仇?楚文熙毕竟是自己的母亲啊。

    黄春丽道:“你不用担心,我不是要对她不利,姐姐虽然已经死了,可她的肉身仍然以这种形态活着,我杀了她等于亲手杀死自己的姐姐。”停顿了一下又道:“其实即便是我想,我也没有那样的能力。”

    张弛暗忖,楚文熙已经从黄春晓和黄春丽的大脑里得到了所有的信息,真正的实力恐怕要在黄春丽之上,黄春丽的选择也算得上是明智。

    黄春丽道:“你相信因果吗?”

    张弛没有回答,这个时候也没有插口的必要。

    黄春丽惨然一笑:“当年楚文熙濒死之时,我父亲明明可以救她,但是仍然没有出手相救,对故友的承诺终究无法战胜他心中的野望,我虽然没有经历当年得事情,可是我现在已经可以看到。”拥有重建过去情景的能力对黄春丽并不是一种好事,她发现知道得越多,内心的负累就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