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 庆荣华 > 第五百零五章、对换

第五百零五章、对换

作者:千年书一桐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天翼文学 www.tianyi.la,最快更新庆荣华最新章节!

    曾荣一听童瑶要借用她,当即吓得从皇上猛摇头,这明摆着就是一个坑,宫里有的是真正懂医理药理的女医,她不过是一个半吊子,说半吊子还不准确,因为她所知所会的远不到半吊子,只比门外汉强不了多少。

    朱旭心里也明镜似的,阿瑶就是在找茬,多半还是在为上次他偏袒曾荣生气,那张菜单,他找太医院专人给列的,哪知阿瑶仍是不满意,说太医院的人哪里懂得吃,连个正经菜单都列不准,只会把那些发物和热物的菜名列出来交给膳食局,膳食局的人也不用心,经常会重复着给她上菜。

    朱旭后来过问了此事,膳食局的人说,刨除那些发物和热物,再加上冬天本就菜少,因此,想十天半月不吃重复的菜式不太可能。

    也亏得他把曾荣摘出来了,否则,阿瑶还得把曾荣找去训一顿。

    哪知这事才刚过去半个月,阿瑶脸上又长起了痘痘,这次更霸道了,直接要把曾荣借过去,说白了,还是想出心里这口气。

    “太医怎么说?”朱旭问那个来传话的女子。

    “启禀皇上,太医说娘娘前些时日郁结在心的热毒尚未散清,之前有所好转也是因为药物外敷所致,并未真正痊愈,这几日娘娘心头又有些不痛快,加之饮食调理上略有松懈,勾起了之前的热毒,一下又爆发了。故此,娘娘才希望能有一细心又懂医理药理之人随侍左右,还请皇上首肯。娘娘说了,若是皇上这边实在忙不过来,不妨让下官和曾女官对调一下,下官虽粗笨? 可这些年在娘娘的调教下也略识得几个字,打个杂还是能做到的。”对方躬身垂首低眉说道,声音娇媚婉转。

    曾荣不知皇上听了这番话何感? 她是半响无语? 只觉一阵恶寒? 对方这言下之意也太明显了,还带这样勾引人的?

    可是话说回来,童瑶今日打发这女子过来? 用意本就不纯? 在对方进门之际,别说曾荣,就连皇上也愣了一下神。

    因为往常皇贵妃多半是打发太监上门? 可今日不但打发个女官来? 还是一个千娇百媚的非同一般的女子。

    曾荣认得这个女子? 她叫玖儿? 是童瑶身边的随侍女官? 因长了一对特别讨喜的酒窝? 家人给取名酒儿,进宫后,童瑶嫌这个“酒”字用在名字上不好听,改名玖儿。

    据传这位玖儿进宫时才八岁,原本是乐坊司那边买来学唱戏的小孩子? 碰巧让童瑶发现了? 要到了身边? 彼时玖儿十二岁。

    如今四年过去? 玖儿已出落成大姑娘,加之她在乐坊那边学了几年唱戏,嗓音、身段和一般女子自是不同? 更别说,还有一张看起来千娇百媚的脸。

    据悉,童瑶对她颇为看重,甚至还有人谣传,是给皇上预备的,关键时候用来固宠的。

    可随着虞冰、郑姣等几个新人的相继受宠,童瑶这边仍未有什么动静,大家也就渐渐放下这话题了。

    哪知这会突然被派了来和皇上做个交易,居然要用她来换曾荣。

    曾荣说不紧张是假的,战战兢兢地觑向了皇上。

    朱旭斜了曾荣一眼,命她出去了。

    曾荣虽有不甘,可只得乖乖听话,不过她也没走多远,就在大殿中间待着,大殿上还有一位瑶华宫的太监,是和玖儿一同来的,之前经常来传话,故此和乾宁宫的宫女太监也混熟了,曾荣出来时,正和几位宫女太监闲聊呢。

    见到曾荣,对方倒也没避讳,大大方方地向曾荣屈膝行了个礼,曾荣问起童瑶的脸来。

    腊八那日童瑶正式出来和大家见面,曾荣赶巧也和朱恒出门了,并未见到童瑶,次日当值时倒是听人说了,说是皇贵妃因祸得福,脸上的痘痘好了之后像是换了张脸,不但痘痘不见了,脸也白净光滑多了,真像是年轻了好几岁,童瑶自己也很是得意。

    不说别的,那天曾荣回宫去乾宁宫见皇上,听闻皇上去了瑶华宫,那天晚上是住在瑶华宫的。

    接下来这些时日,可能因着皇上委实太忙,没有时间去瑶华宫,改成童瑶来乾宁宫了,曾荣这才有幸看到童瑶那张脸,确实像是把之前的旧皮扒下去换上一张新皮,不光白净,还细嫩了许多,曾荣没少暗自忿忿的,责怪绿荷学艺不精。

    可惜,这些时日她也忙,顾不上去看绿荷,哪知才半个月过去,这张脸又出事了。

    曾荣不清楚这是否是绿荷的杰作,只觉如此频繁出事很容易露出马脚来。

    她很是为绿荷担心。

    约摸一盏茶工夫后,那个叫玖儿的女官出来了,脸上看不出悲喜,曾荣也就无从判断他们的谈话结果是什么,待玖儿带着人出了大门,曾荣这才蹭向上书房,立在上书房的门帘外,请人帮她通传。

    小太监通传后,门里半响没有动静,过了好一会,只见常公公掀了门帘出来,紧接着,朱旭也出来了,身上多了件大毛斗篷,显然是要出门。

    曾荣张了张嘴,刚要开口,只见朱旭一个冷眼丢过来,曾荣又闭上嘴了。

    身后的常德子给了曾荣一个暗示,曾荣忙退后几步,什么也不问了。

    待朱旭和常德子出去后,曾荣回了偏殿,和阿春说起此事,阿春听闻后,掀了门帘就出去了,她去找人打探消息了,她是从乾宁宫出去的,门道肯定比曾荣多。

    果然,小半个时辰后,阿春回来了,说是皇上并非去瑶华宫,去慈宁宫见太后了,至今尚未出慈宁宫。

    还有童瑶那,说是昨日就觉得不对劲,宣了太医,太医说她体内的热毒又出现了,说她不该这么快出门吹风,说她可能又吃了发物勾起旧病。

    为此,太医又给她开方子煎药,哪知一天过去了,脸上的痘痘不但没减还增了许多,童瑶又气又怒的,冲太医发了好大一通火。

    可太医也冤啊,明明交代好不许乱吃东西,可童瑶这些时日总往乾宁宫跑,好几次晚膳是在这边陪皇上用的,皇上是不忌口的,难保不会有什么相冲之物,这能怪他们不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