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 第九特区 > 第一三八三章 奉旨泡妞

第一三八三章 奉旨泡妞

天翼文学 www.tianyi.la,最快更新第九特区最新章节!

    别看秦禹装的挺硬,其实心里也很慌。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拿不到谈判优势,那接下来的条件就没有办法跟对方提了,并且之前的种种投入,也就打水漂了。

    徐岩也是个老阴B,秦禹迈步要走的时候,他没拦着,只偷偷观察着郑星辉的细微表情。

    其实郑星辉心里也快烦死了,他非常清楚上面是不想继续打的,但肯定也不想有太大让步。所以他谈的太过不行,谈的太软也不行,最后弄僵了……更是无能的体现。

    五六秒后。

    秦禹眼瞅着已经走到门口了,徐岩才突然站起身喊了一句:“秦旅,稍等等!”

    秦禹脚步不停,继续装。

    徐岩迈步追了上去,伸手拉住了他:“大家坐下来聊,那肯定是你一句,我一句的,各自都有立场,说两句不好听的,也是情理之中嘛。”

    秦禹扭头看向他,没有回话。

    “来来,先别急。”徐岩硬拽着秦禹往回走,轻声冲他说道:“刚才郑总也说了条件,那你不同意,咱们还价嘛!”

    “我的价码很简单。”秦禹适时顺着老徐的台阶下了,话语简短地说道:“伊市前几天发生了一起枪击案,有一批三大区的军情人员被抓了。如果想让联保大队和楠木的人回去,就拿这批人跟我换。”

    郑星辉听到这话,彻底怔住。他终于搞明白了,秦禹为啥态度这么强硬,原来是想跟自己要这批人啊。

    “钱我不缺,也不需要你们承认什么。”秦禹站在厅内,再次补充道:“我就要这批人,能放回来,那就谈;放不回来,那就各显神通,分公母。”

    郑星辉缓缓起身看向秦禹:“五区军情的事儿,我们根本说不上话,你这个条件未免有点苛刻啊。”

    “呵呵!”

    秦禹闻声一笑,背手看着他回道:“你们在川府这边遏制我,又费人力,又有大量资金损耗,而且名声还不好听。付出这么多,如果连要几个人,他们都不同意,那你们还跟他们混什么啊?!不如跟我一块干吧,起码在这种事儿上,我比他们的格局可大多了。”

    郑星辉沉默。

    秦禹思考一下,继续说道;“在你们是否决定换人之前,我还有个小条件,今天晚上我想跟被抓的人通个电话,不过不会说一些敏感的事情。”

    郑星辉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四点前,我给你消息。”

    “好,就这样。”秦禹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

    郑星辉被安排在了泰和居居住,秦禹等人离开后,他立马就拨通了李致勋的号码。

    “喂?!”

    “刚刚我跟秦禹见过面了,他提的一个条件,有点苛刻……。”郑星辉如实将这边的情况说了一遍。

    伊市的枪案是由于伟良全权负责的,而他最近的精力都放在了金泰洙身上,并且马老二,刘子叔,关琦等人在里面也并没有吐口,所以李致勋目前是不太了解这些枪手基本信息的。因为这帮人都不是军情老人,核实身份也是需要时间的。

    李致勋听郑星辉说完,立马回道:“秦禹要这批枪手,是三大区授意的?”

    “有可能。”郑星辉更不了解伊市那边的情况,所以心里也认为秦禹提这个条件,肯定是上层授意他干的。

    李致勋摸了摸脑袋:“你觉得秦禹对这个条件的底线在哪儿?”

    “很坚决,他说了几次,如果不行,那就继续打。”郑星辉回道。

    “我最近的精力都放在川府,”李致勋低头扫了一眼手表说道:“这个事儿我要问一下57号。”

    “尽快吧,秦禹还说想跟枪手通个电话。”

    “行,我知道了。”李致勋闻声挂断了手机。

    ……

    徐家院内。

    对徐岩姑娘徐娇有点心动的小白,笑嘻嘻地走到了姑娘们面前。

    “哈喽啊,美女们!”小白冲着大家打了个招呼。

    “你干嘛?”徐娇问。

    “没事儿,中午我去镇内,看到一个挺好看的饰品,很符合你的气质,就顺手买了一个。”小白伸手抬起礼盒:“送你吧。”

    哪个女孩面对追求者,都会得到一定的满足感,更何况小白还是当着自己朋友面送自己礼物,所以徐娇心里很受用,但表面上还是翻了翻白眼:“老土,有病。”

    “拿着吧,一点心意。”小白坚持着说道。

    “哎呦,兵哥哥长得好帅啊!”旁边一个姑娘捂嘴笑着调侃道。

    小白摸了摸头:“我不光帅,身体还好呢!”

    “有多好呀?”

    “我在松江有个外号,叫床上马拉松。”

    “下流!”姑娘俏脸通红地啐骂道。

    “呵呵,不跟你们闹了,我还有点事儿。”小白点道为止,伸手将礼物硬塞给了徐娇。

    “我不要,你拿走……!”徐娇还在推脱。

    “哎呦,给你,你就拿着吧,看看是什么?”

    “我也很好奇呦!”

    几个姑娘在旁边叽叽喳喳地说着。

    “挺好看的,你打开看看吧。”小白见徐娇这几个损友非常上道,立马也插了一句。

    几个闺蜜看热闹不怕事儿大,抢过小白送给徐娇的礼盒,就给私自打开了。

    盒子敞开的那一瞬间,姑娘们全都懵B了。

    一根被咬了一口的大棚黄瓜,栓了根红绳,安静地摆在了礼盒内。

    “我靠,这么什么啊?!”开朗的闺蜜俏脸通红地喊了一声。

    小白脑瓜子嗡嗡地看着礼盒:“卧槽,我降魔杵呢?!”

    徐娇脸色红的都能滴血了,拿起黄瓜直接冲着小白脑袋上砸去:“你踏马是不是有病?!给你贱的……滚!”

    “不是啊,我送的是降魔杵啊,挺精致个小玩应。”小白被砸了一下,掉头就跑。

    院内。

    安仔,小寻等人笑的跟个大傻B一样,前仰后合。

    “我让你贱!”徐娇是真急了,拿着黄瓜追着小白捶。

    主房内,徐岩媳妇皱眉吼道:“干什么呢?疯婆子一样。和人家闹什么,给我滚回来!”

    小白狼狈不堪地冲进了指挥部大院内,掐着安仔脖子骂道:“他妈的,我弄死你们!”

    下午。

    秦禹回到徐家院内,听士兵说了这事儿,但他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冲着察猛笑道:“看见没?还是我小白上道,会看眼色。”

    察猛听到这话,一时间没有理解。

    “挺好,挺好的。”秦禹很满意的又说了一句:“回头你告诉他,要能追上徐娇,他结婚一分钱都不用花,老子全给办了。”

    ……

    伊市内。

    于伟良拿着马老二的信息,仔细扫了一遍后说道:“把他提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