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 入骨宠婚:误惹天价老公 > 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你儿子诈尸了

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你儿子诈尸了

天翼文学 www.tianyi.la,最快更新入骨宠婚:误惹天价老公最新章节!

    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你儿子诈尸了

    回到S市之后,江云锦并没有回部队,她现在处于待命状态,在哪里待命都一样,没必要一定要回部队。

    她给叶一蕊打了一通电话,得知叶一蕊已经出院回了澜庭居,她就从机场直奔澜庭居了。

    才两三天没见,江云锦就感觉叶摘星小朋友好像长大了不少,她拿手指头戳了戳叶摘星的脸,问叶一蕊:“你给他吃化肥了吗长这么快。”

    “除了番茄汁,他什么也不吃。”叶一蕊没看出来有多大的变化,不过小孩子一天一个样,两三天不见就像换了一个孩子。

    江云锦觉得挺稀奇的,又戳了一会,不过叶摘星很不给面子,就是不睁眼,理都不理她。

    江云锦戳了一会就觉得没意思了,她坐了下来和叶一蕊说起了亚市的事情:“你看到新闻了吧?”

    “看到了,乔域第一时间就去了那边,还没回来。”叶一蕊说道。

    江云锦啊了声:“乔域过去了?怪不得没有见到他。”

    “你先跟我说说情况吧。”叶一蕊想先了解一下。

    江云锦点头,就把当时的情况都跟叶一蕊说了。

    叶一蕊听完之后沉思起来,片刻后说道:“我有两个猜测,听不听?”

    江云锦当然要听。

    叶一蕊就道:“第一,ET的老首领真死在了上次的围剿中,ET群龙无首,推选了一个新的首领。第二,ET的老首领没有死,但是消失太久了,ET从内部分化了,一部分人还在等待老首领的回归,一部分人已经拥立了新的首领。”

    江云锦觉得叶一蕊的猜测十分有道理,毕竟撒旦开始全球攻击人类的行为,与之前的ET低调神秘行事作风截然不同。

    ET的内部或许也存在着两个派系,一个保守派,一个激进派。

    老首领可是年纪大了,为人保守。新首领撒旦一看就是一个二愣子,比较自负和激进。

    “假设ET现在的情况是第二种可能的话,那我们是不是可以暂时和保守派联手,先把撒旦派干掉呢?”江云锦提出假设。

    “问题是我们去哪儿找到保守派?”叶一蕊抛出问题。

    江云锦:……

    一语中的。

    叶一蕊说道:“而且我觉得保守派肯定很乐意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

    江云锦:“够奸诈的。”

    “所以其他捷径你就别想了,和撒旦派开战,势在必行了。”叶一蕊说道,语气里有着浓浓的担心,蓝星人太恐怖了,简直有着摧枯拉朽的能力,人类在他们面前确实太渺小了。

    江云锦也同样在担忧这些事,现代战争只要一起,热武器只要一投放,那就有可能毁了一座城市,除非是在海上,还能把伤害降到最低。

    这也是目前全球虽然各国之间竞争激烈,也多有矛盾和摩擦,但是每次大家都只是喊喊口号,把军舰拉到海上去演习,互相示威就算了,真开战,谁都开不起。

    “哎!”江云锦重重叹气,又转身去戳叶摘星:“你说说你怎么回事,不说是蓝星人的先知者吗,不是蓝星人的信仰吗,你除了喝番茄汁,你还能干什么?生你何用啊。”

    大概是被她戳疼了,叶摘星豁然睁开了眼睛,一双漂亮的蓝瞳散发着幽幽的光芒,吓了江云锦一跳。

    “妈呀,心心,你儿子诈尸了。”江云锦喊道。

    叶一蕊失笑,也凑过身来看叶摘星,她喜欢他漂亮的眼睛:“他很少睁眼,平常喝番茄汁的时候都是闭着眼睛,这叫给你面子。”

    “我谢谢他啊,差点没把我吓死。”江云锦趁着叶摘星醒了,和他打商量:“喂,商量一下,你有什么特殊能力,能不能发挥发挥,震慑震慑那帮蓝星人啊。”

    叶摘星理都没有理她,一双蓝瞳直勾勾的看着江云锦,把江云锦都看的起鸡皮疙瘩了,她甘拜下风,拱手求饶:“好了好了小祖宗你别看我了,看到我心里发毛。”

    “你也太夸张了。”叶一蕊觉得叶摘星的眼睛很好看,像蓝色的宝石一样:“看他的眼睛多漂亮呀。”

    “你这是典型的刺猬看自己的孩子也光。”江云锦不再盯着叶摘星的眼睛,转身拿起一颗苹果啃了一口。

    叶一蕊也转身继续和江云锦说话:“先知者的能力是预知未来,但乔域说他现在太小了,连话都不会说,就算能够预知未来也说不出口。”

    “那等他会说话得什么时候?”江云锦问道。

    叶一蕊道:“至少也得十个月吧。”

    很多说话早的小孩子差不多十个月就会说了,她小时候就是先会说话才会走路的。

    “十个月?黄花菜都凉了。”江云锦说道:“还是得靠乔域啊,现在我们最大的王牌就是乔域了。”

    两人背对着叶摘星说话,而叶摘星蓝色的眼睛里倒映着江云锦的影子,他看到的江云锦留着一头长长的头发,皮肤白皙,是她,又不是她。

    江云锦本想在澜庭居等到乔域回来,但是一直到吃完晚饭,乔域还没有回来,时间太晚了,她就只能先回家了。

    乔域出去了这么久,叶一蕊也有些担心,心不在焉的喂叶摘星喝了番茄汁之后,就让佣人带回儿童房睡觉去了。

    她站在阳台上,夜风吹起了她的长发,仰头就能看到满天的繁星,一闪一闪的,平静而宁和。

    不知道这样的平静和宁和还能停留多久,这次蓝星人在全球宣战,无异于引发一场全球战争,到时候会死多少人,谁也无法估算。

    叶一蕊在阳台上站了很久,直到腿都站麻了,才等回了乔域。

    乔域出现在她的房间里,拿了一条披肩给她披上,声音里透着疲惫:“怎么还不休息?”

    叶一蕊没有回头,上身往后靠了靠,靠进了他的怀里:“在等你呀。”

    乔域给她理了理长发:“你不能吹风,进去吧。”

    叶一蕊听话的随他进了房间,乔域关上了阳台的门。

    屋里的灯光不亮,被叶一蕊调暗了些许,借着昏暗的灯光,她把他打量了一遍,很好,没有受伤。

    “怎么去了这么久?”叶一蕊问他。

    乔域说道:“我去追踪撒旦了。”

    “追到了吗?”叶一蕊问道。

    乔域点头。

    叶一蕊来了精神:“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