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 [综英美]我是富贵命 > 6|有钱的第六章

6|有钱的第六章

天翼文学 www.tianyi.la,最快更新[综英美]我是富贵命最新章节!

    绅士总是会先送漂亮的女士回家。

    约定好给死侍的保护费,卡卡拉随意摘了手指上的一枚戒指送给他,然后面无表情的撑着发软的双腿从车上走下来。死侍打开车窗,单手支在车框上,伸出戴在小拇指上的戒指,兰花指似的翘着:“这算是定情信物了~宝贝。”

    “……”

    “还是愿意让我喊你哈尼?甜心?小甜甜?亲爱的……”

    卡卡拉指着大门口:“出门,左拐。”

    “……真是一点都不可爱。”死侍耸肩,语气却完全听不出失望。

    后座上奥斯本身侧的车窗也缓缓下落,他抬眼看向刚才共同经历了一场生死的女孩,苍白的面容将唇瓣凸显更加殷红,牵起一个适中的弧度,礼貌又不失优雅:“我的欢迎仪式就定在这周周末,如果你想来,随时欢迎。”

    声音醇厚低沉,不带一丝之前的革命友谊,就像是例行公事一般。

    卡卡拉什么都不会,就是从小耳濡目染,看眼色和识人辨事的能力比普通人要厉害得多,见奥斯本明显不想和自己有更多的牵扯,她高昂着脑袋瞥了眼对方:“等我去看看行程表再说吧”。

    实际上她的行程表除了吃吃吃就是玩玩玩,根本没有多余的正经事要做。

    但谁内心不住着个小公主啊,要让卡卡拉去热脸贴冷屁股,除非这人比她还有钱——

    死侍托腮看着他们两个有钱人虚伪地你来我往,觉得在经历了一场生死战斗后能这么快就能恢复过来状态,还真不是一般普通人能做到的。

    心理承受能力还挺强的嘛。

    和他平时见过的精英人渣是有那么点不同。

    不知道自己在超级英雄心中得到了如此夸大的评价。

    “精英”卡卡拉在不失礼节地目送车子缓缓离开,确定不会发生其他突发情况后,突然变了个脸色,一屁股坐在路边,嘴巴一扁高呼“巴特”的名字。

    巴特收到园丁的通知,急匆匆地赶到,看着自家小姐“体力不支地倒在地上”,立刻加快的步伐,心疼地掏出胸口前洁白的丝巾为她擦拭脚底的碎渣。

    “疼疼疼,哎呀,好疼啊。”刚才还镇定冷静的人这会儿因为一点点的小伤口在那大呼小叫。

    “小姐请冷静些。”

    “冷静不了啊啊啊我的脚有没有流血会不会留疤,我的美貌的脚。”

    “你的脚很完美。”

    “不!它坏了!坏掉了!”

    还好管家没有被她无理取闹的哭喊吓到,有条不紊地指挥赶保安去找私人医生,准备热水以及急救医药箱等,安排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将小姐抬到卧室后,小姐哭哭啼啼地表情才稍微收敛些。

    “查尔斯家怎么会发生这种恶性事件。”巴特站在一侧看着医生帮她清理有细碎伤口的脚底板,忧虑从眼中一闪而过,“幸好小姐你没受伤,不然我实在没办法向老爷夫人交代。”

    “不用和他们交代,反正只要我没死没残没毁容,其余的他们都不会关心。”卡卡拉一边吸气一边伸手让保姆把自己断掉的指甲清理干净。

    “这件事瞒是瞒不住了,我逃出来之前就看到卡琳娜的腿被碎石块割伤了,还有亨特,他直接被柱子压住,还不知道是死是活。”之前没什么感觉,和巴特口述的时候想到平时认识的人在自己身边发生了这样的惨事,她才有些后怕,“听说这群闯进来的怪物叫什么变种人……总之……泽维尔家这次是倒霉了。”

    卡卡拉想着自己那块没怎么带过的绿宝石项链眼睁睁地变成了粉末,就一阵心痛。

    有钱也心痛。

    “变种人?”巴特的神色似乎发生了些变化。

    虽然一直在关心自己折断了的指甲,可卡卡拉还是注意到了管家的反应。

    “你听说过吗?”

    “是第一次听说,只是觉得这个名字听上去很奇怪。”巴特很快就恢复了平时的神态。

    “其实很贴切啊,好像是因为人类基因突变产生了变异。”卡卡拉对这种强行发生身体改变变得难看的种群不是很感兴趣,“而且我觉得查尔斯肯定是知道变种人存在的,看他的反应和表情就知道,但是……太奇怪了……”

    说到这里,卡卡拉再一次回忆起当时慌乱中的景象。

    好像除了那些身体特征奇怪的家伙们,查尔斯的反应也很奇怪……在他周围一圈的变种人都像是按下了暂停键,奇怪奇怪……

    配合着小姐的回忆,等她彻底安静下来睡着后,巴特离开房间从怀中掏出手机,边往自己的房间走边给老爷联系。

    “泽维尔家闯入了变种人,他的变种人学院很快就会面临检查,对,和您资助的实验无关,信息没有暴露,受伤?小姐的脚底有些轻微划痕并不严重,只是发觉了变种人的存在,我会安抚好小姐的,会为您和夫人小姐准备好晚上的家庭聚餐。”卡特恭敬的挂掉电话,微微整理了一遍自己的着装,确定毫无遗漏后抬步缓缓地离开这里。

    受到惊吓后一觉睡到了晚上,卡卡拉彻底恢复精神。

    她重新开机,看到电话里的信息接二连三的蹦出来。

    【亲友A:泽维尔家的拍卖会出人命了,你听说了吗?】

    【F4八卦组之一:卡琳娜受伤了,O!M!G!我觉得必须要召集亲友举行□□,反对变种人的存在。】

    【F4八卦组之二:这简直就是反人类,那些怪物就是想把我们全部杀掉,自己统治世界。】

    【现场受伤的朋友:这简直太可怕了,那些都是怪物!怪物!为什么会有这么可怕的东西存在,我受不了了我要向政府上诉,这些怪物都应该被隔离开!】

    【追求者A:你还好吗?听说你也去了现场?有没有受伤?】

    【追求者B:大家都在组织反对变种人的□□,为了你我也会参加。】

    【陌生号码:对于发生的这一切我感到很抱歉,我会尽快处理好这些问题给您一个交代——查尔斯泽维尔致电。】

    ——可真热闹。

    卡卡拉从床上坐起来,随手找了件真丝睡袍披上,然后自己从床上挪到准备好的轮椅上高声喊着保姆。

    她珍贵的脚,要好好养着。

    被人推着离开房间,然后被搀扶着下楼再次坐在轮椅上,卡卡拉仿佛骨折被打了石膏一样病入膏肓。

    巴特早已准备好了晚餐在餐厅等待着小姐的到来,而许久未见的卡卡拉的父亲和母亲坐在餐桌上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

    一个在看报纸,另一个打电话准备明天的慈善活动。

    就算是只在他们两个人之间也看不到平日肥皂剧里常出现的所谓夫妻恩爱。

    卡卡拉的父亲西泽尔·卡拉抖了抖报纸,视线从金融股市的那栏挪开,半垂着眼帘瞟了眼“伤势严重”的女儿。

    “没人像你这么娇气,光脚踩在地上就包成这样,像什么样子。”

    面对父亲的冷言冷语,卡卡拉的耳朵已经自动关上了闸门,所有的声音都被拒之门外,她示意保姆把自己推到餐桌旁就位,净手之后,慢条斯理地拿起刀叉,脊背挺直姿态优雅,切牛排的时候刀尖和叉头没有发出一丝的响声。

    身为母亲的塔丽芙卡拉在丈夫和女儿单方面对话时就已经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有条不紊地把以后的事情交代清楚,她放下电话,对卡卡拉说道“我已经找了除疤方面的专家过来明天就到,你乖乖在家等着哪里都不要去。”

    总是这样,一直都是。

    从记事起父亲就从来没把她当成女孩看待,别人家的同龄孩子都是被从小被当做公主一样宠到大,而自己不管是摔跤还是受伤,只要让他看到,从来都是毫无感情的一句“站起来。”

    母亲只会关心她受伤会不会留疤,礼仪得不得体,在去陪她参加派对的时候服饰和妆容有没有让她丢脸,关心别人家的女儿在什么方面出色,别人的女儿有多优秀,把自己的期望寄托在她的身上。

    卡卡拉面无表情地将一小块牛排塞进嘴中,慢慢咀嚼着汁水浓厚的肉质。

    “巴特,把电视打开。”

    吃饭的时候就好好吃饭,这是他们家的规矩,可独自一人在家的卡卡拉从来都没遵守过。

    西泽尔皱眉。

    塔丽芙也露出一丝不解。

    “好吧,今天就看一看,我们三口人也很久没有一起看过电视了。”塔丽芙表情舒展开,抬手摸了摸卡卡拉的脑袋,一脸慈爱,“这次回来,我们会在家呆一段时间好好陪陪你。”

    这话也说了不止一百次。

    卡卡拉的内心毫无波澜,没有接受母亲释放的一丝丝善意,垂眸小口喝着奶油蘑菇汤,兴致缺缺地听着电视里的内容。

    三口人能一起看的只有晚间新闻。

    餐桌上各自吃着面前的食物,没有任何的声响和互动,总算有新闻能稍稍缓和三人之间的气氛。

    新闻女主播正声情并茂地讲述今天泽维尔家发生的恶性屠杀事件,以及对人类对变种人的陌生和恐惧导致今晚一批受害者和大批普通市民组织起来在主要街道进行反对变种人的示威□□。

    作为主要目击者,卡卡拉没有在新闻上看到任何一个在拍卖会上露过面的熟人,不知道这一大批被组织起来的□□队伍有多少是被他们煽动的。

    “变种人的事情你不要管。”卡拉的父亲快速地吃完晚餐,拿纸巾稍稍按了按唇角,破天荒的多说了几句,“他们身上存在着特殊力量,大街上那些脑子里没什么东西只会瞎嚷瞎叫的人只会添乱。”

    明显,他是了解变种人的。

    卡卡拉吃东西的动作顿住。

    爆炸和混乱发生之后,从她观察到细节来看,变种人确实和普通人有很大的不同,她甚至看到了人手上长出金刚的爪子,还有人眼睛里和超人似的能发射激光——如果所谓的变种人一个一个都像超级英雄那样,那人类反而就不是生物链顶层的存在了。

    这种情况别说是政府,就像他们身边常年资助各党派领袖的富豪们也绝对不会允许。

    “政府对这种情况会坐视不管吗?”

    卡卡拉问了句废话。

    “动动脑子。”卡拉的父亲面容冷静地注视着电视屏幕,“有些事情管或不管都不是一个人能决定的。”

    如果变种人这次没有大举攻击查尔斯的拍卖会,如果变种人攻击的对象不是上流社会中的精英,如果这件事没被媒体大肆报道人尽皆知,那么今天晚上的风向不知道会飘向何处。

    卡卡拉吸了口汤,把碗放下,兴致缺缺。

    这些都不是她感兴趣的,不过有一点,千万不要让她抓到在她绿宝石项链里放□□的人,不管是人还是变种人,她发誓,一定会让那个人知道得罪有钱不讲理的富二代到底有多恐怖。

    正报道□□的新闻突然中止,插播了另外一条紧急消息。

    前往某荒凉地区试验最新军火武器成果的托尼·斯塔克遭遇恐怖分子的袭击,如今下落不明。

    听到正经晚间新闻而不是八卦娱乐上冒出斯塔克的名字,卡卡拉不敢置信地抬起头来,上面播报的景象一片兵荒马乱,现场还有七零八碎的炮弹残骸,人是一个也没看到。

    卡卡拉:“……”

    卡拉的父母和托尼也很熟悉了,看到这条出乎意料的新闻明显惊愕。

    餐桌前呈现出短暂且熟悉的安静。

    卡卡拉回过神来,连轮椅也顾不上坐了,蹭地站起来大步往楼上跑。

    巴特:“小姐你的脚……”

    “没事没事,我的手机还在楼上,波茨她,我忘记问小辣椒有没有在拍卖会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