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 唐土万里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分个胜负

第三百五十四章 分个胜负

天翼文学 www.tianyi.la,最快更新唐土万里最新章节!

    “沈郎就是沈郎,咱们这位监军肯留在延城,那真是再好不过。”

    夜晚城外中军帅帐里,高仙芝在知道沈光把边令诚给劝留在延城养病,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要知道他白日里晓谕众将的行军路线和行程,都是为了照顾边令诚而特意放缓了行军速度,如今没有这个累赘,起码能在出疏勒镇前,多出五六日的时间。

    行军打仗,讲得就是兵贵神速,这五六日便肯能导致战局形势大变,如今多出这五六天时间,如何不叫他欢喜。

    “光是此事,我就该给沈郎记一大功,可惜了……”

    高仙芝不无遗憾地说道,沈光却是不以为意,“都护,边监军养病的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内情越好,免得传到长安去多生事端。”

    “沈郎放心,此事只有你我三人知晓,绝不会叫旁人知道。”

    高仙芝看了眼帐中的封常清,自是正色道,边令诚是宫中的大太监,也就比高力士差了那么点,而且其人心胸狭窄,万不能得罪了他。

    “封二,某和沈郎走了以后,你给这位监军多送些财货过去。”

    高仙芝知道边令诚贪财,不过他眼下最不缺的就是钱,不说沈郎与他的镖局和安西烧春的干股,光是他那位便宜亲家这回就给了他两百万贯都不止的嫁妆。

    “都护放心,某定让咱们这位边监军在延城待得乐不思蜀。”

    封常清笑了起来,这一路上他可没闲着,那些驿站的驿卒叫他收买不少,知道这位边监军喜好俊美少年,要不然也不会带着那位小宦官。

    这延城里吗,向来不缺这奴隶买卖,到时候买几个调教过的波斯美少年送给这位边监军就是,想到这儿封常清觉得自己该去延城的西市晃晃了。

    沈光看着封常清笑得颇为奸诈,忽然有种他们三人乃是反派的错觉。

    ……

    一连数日,沈光都在城外军营里吃吃喝喝,打熬力气,同时也整合麾下各部兵马? 白孝德虽然是个好斗的武夫,但是也有其好处,起码和南霁云他们较量过后? 他便将麾下那千余延城精锐的兵权给让出了大半。

    “主君? 这白将军一直都这样吗?”

    南霁云苦着脸朝沈光说道? 白孝德几乎每日都要寻他单挑,谁让他和雷万春、张小敬和崔器四人里,只有他还没有输过阵? 两人马上斗枪? 往往打到脱力都难分胜负。

    想他南八也是好武的汉子,可还是头回遇到这等好斗成狂的家伙,就连他都给缠怕了。

    “南八? 你可知道白将军过往在咱安西军有个诨号? 唤做神憎鬼厌白大虫? 就是说他和人挑战不要面皮? 非要打到他赢为止。”

    沈光朝南霁云笑了起来? “你若是要白将军莫来烦你? 让他赢就是。”

    “主君,南八做不到啊,白将军武艺高强,我若是相让,他必然瞧得出? 到时候只怕更加麻烦……”

    想到白孝德那直爽的性子? 南霁云也苦恼万分? 这位龟兹王子性情对他胃口? 两人算是不打不相识,惺惺相惜,只是每天都在马上斗枪打到脱力? 他实在是吃不消,他可不像白孝德身边有经验丰富的龟兹国老将给他当副手。

    主君让他和万春领骑兵八百,他是不敢有半点松懈的,生怕辜负了主君的厚爱。

    “南八啊,做人呢不能太直,你如今苦恼的是没人帮你打理军务,毕竟你和万春都没什么经验。”

    “主君所言极是,我和万春……”

    南霁云直到亲自统领这八百混编的骑兵,才知道当个将军并不容易,尤其他和雷万春并不懂多少兵法,全是跟随主君以后才开始学的,可终究时日太短,难免有些力不从心之感。

    大帐里,沈光看着老实的南霁云,不由道,“南八啊,你每日陪着白将军比武,总得跟他要些好处吧,跟他要两个经验丰富的老将给你和万春当副手不应该吗!”

    “这不太好吧!”

    南霁云到底是实诚人,那千余龟兹军精锐,白孝德只留了五百人,大半都让给了他们,这再和对方要人……

    “都是军中袍泽,有什么好不好的,你开不了这口,我帮你讨要就是。”

    就在沈光刚说完,白孝德已自在牙兵的禀报声中进了帐,“主君,某来寻南八,再过几日就要出征,今日需得和南八分个高下!”

    白孝德兴致勃勃地说道,他过往在安西军中也有个不二打的名头,除了李嗣业那个怪物,他谁都不怕,只不过其余安西军的战将都不愿和他比试,也就是南霁云能和他斗个旗鼓相当,打得那叫一个痛快。

    “白将军,你找南八比试没问题,但是不能耽误了南八正事啊!”

    “主君,某如何误了南八正事。”

    白孝德不忿地问道,他虽然认沈光为主君,但是性格使然,却不是受委屈的性子。

    沈光了解白孝德为人,自然知道这家伙绝对想不到那么多,于是便将南霁云的难处说给他听了。

    “南八,你怎地不早说,某麾下几员老将,你看上哪个,某这便让他们去你帐中听用。”

    白孝德还当是什么大事,听过之后径直呼喊道,接着便和沈光请命,自去营中调了两名经验丰富的老将去给南霁云当副手。

    不多时,营中校场上,南霁云和白孝德再次策马斗枪,这回就连李嗣业都来了,这段时日他在军中除了调教麾下健儿般,便是来沈光这儿喝酒谈天,顺便看看那白大虫和南八比试。

    校场上,马匹交错间,南霁云和白孝德手中长枪好似毒蛇般刺出,随即又分开,看得四周围观的军士们目不暇接,连连喝彩。

    李嗣业看着颇为羡慕,他也想有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好好厮打比斗,只可惜军中没一个能打的,白大虫和南八也算是好手,不过他真认真起来,一刀下去,他们还是挡不住。

    “李兄看好谁,白大虫说了,今日要和南八分出个胜负来!”

    “南八武艺虽然高强,但是这斗心不如白大虫……”

    沈光没想到李嗣业居然看好白孝德,但是想想白孝德这家伙确实好战成狂,也只有面对李嗣业这安西军中公认的怪物才没有胜负心。

    二三十合后,两人坐下马匹脱力,换了平时也就罢手休战,不过今日白孝德既然说要分胜负,南霁云自然也丢了骑矛,解了盔甲脱得赤条条的和白孝德肉搏起来。

    “这才痛快,马上来马上去,你戳我,我捅你的,端的没意思!”

    李嗣业看着南霁云和白孝德死死地四臂纠缠,两条壮汉互相比拼角力,终于忍不住高喊起来。

    沈光在边上看得亦是津津有味,他本以为南霁云不擅长近身缠斗,没想到这角抵的技术丝毫不比白孝德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