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 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 第1153章 早产,不会让我伤心的

第1153章 早产,不会让我伤心的

天翼文学 www.tianyi.la,最快更新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最新章节!

    第1153章 早产,不会让我伤心的

    凤无忧这一晕,吓坏了千心千月等人。

    但好在,经过营地里的大夫把脉,凤无忧并没有什么大事,只是太过劳累,所以才会虚脱晕倒。

    千心几人寻了一个安稳的帐篷让凤无忧在里面休息,凤无忧也并没有睡很久,不过一个多时辰左右,就醒了过来。

    “娘娘……”千心见她醒来连忙凑上去,关切地看着她:“娘娘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凤无忧乍然醒来,还有几分懵懂,她看着千心,忽然心头起了一丝捉弄的心思,便怔怔地点了点头。

    “大夫,大夫!”千心一见凤无忧说不舒服,立时吓得大声叫大夫。

    “别叫别叫!”凤无忧连忙拉住千心。

    她身边这些人,也有些太草木皆兵了吧?

    她拉着千心的袖子:“我就是饿了,你找点东西来给我吃就行。”

    但千心哪里放心,还是叫大夫过来给凤无忧检查了一遍。

    千月聂铮也都进来在里面陪着。

    看着他们一个个如临大敌的样子,凤无忧哭笑不得。

    她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本来只是想要捉弄一下千心的,结果,却是把自己弄得成个犯人似的。

    大夫看过凤无忧之后,确认了凤无忧方才说的话,千心千月几人这才放下心来,又连忙拿东西过来给凤无忧吃。

    凤无忧倒是真的饿得狠了,她先前控水之时消耗了太多体力,此时只觉得饥肠辘辘,几乎能吃下一头牛去。

    不过她不敢吃太多,此时怀着身孕,过饥过饱都不是什么好事情。

    吃食下肚,又喝了一碗热汤,凤无忧顿时觉得活过来了。

    她伸展了一下四肢,问明白了这里是伤兵营,立时便坐不住了。

    “去看看。”她一面说一面起身。

    “娘娘!”千心立时大叫,紧皱着眉头。

    娘娘向来不会放着伤兵不管,可她现在自己身子都这么不方便了,怎么还想着这些事情。

    “我就是去看看,又不动手。”凤无忧脾气很好,笑道:“真要动手,不是有你们呢吗?”

    凤无忧都说到这个分上了,千心几人自然不能拦着,只好跟着凤无忧一起出去。

    不过,个个都在心里下了决心,绝不让凤无忧动手。

    凤无忧也没有食言,果然只是四处查看。

    这里的伤兵都是那些失去了作战能力,但却并不算太严重的那种。

    真正严重的,早就已经后送到了义阳。

    凤无忧一路看过来,心头倒是颇为满意。

    她开设医护学堂,普及外伤处理方法。

    现在,这些方法已经在战场上得到了很好的应用。

    营里里的这些伤兵,虽然有伤在身,可是伤口处理的十分得当,几乎可以预见预后一定不差,能够最低限度的影响他们之后的生活。

    还有一些大夫在忙碌着,除去军医,有不少都是医护学堂里出来的。

    有人见到凤无忧过来,连忙上前行礼。

    更有军医赶到凤无忧身前一个千扎下去,连声道:“娘娘所开设的护理门类真是太有用了,多亏了这些护理,我们才能少死那么多人。”

    医护医护,从来都不分家。

    医者的治疗固然重要,但后续的护理却也绝对不可获缺。

    从前他们不太明白这个道理,大夫施治过后,因为护理不当,不知有多少人枉死或者落下终身残疾。

    但有了凤无忧专门开设的护理专业,却让这部分的伤亡,至少下降了八成以上。

    凤无忧自己看着心头也很开心。

    把现代医术带到这个世界来,该算是她最为欣慰的事情。

    走了一圈下来,凤无忧也有些疲累,就打算回去再休息一下。

    可是,才走了几步,她的面色忽然一变。

    “娘娘!”千月时刻都在注意着凤无忧的情况,见状立刻上前,焦声问道:“娘娘怎么了?可是有哪里不舒服?”

    凤无忧先是低下头,向自己裙子看了一眼,然后又抬起头,露出个哭笑不得的笑容。

    “他好像……有点等不及了。”

    他?

    他是谁?

    千月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待到明白凤无忧在说什么之后,她惊得差点把手中的剑给扔出去。

    “娘娘,你是说……是说小主子?”千月看向凤无忧的肚子,惊道:“你……你要生了?”

    凤无忧虽然很不想承认,可是,却不得不点了点头。

    “你们扶着我,赶紧回帐篷,还有,去烧热水,还有其他东西也要准备……千心……”

    凤无忧叫了一句,千心才从怔愣状态中缓过神来。

    “娘娘,我在……我……我要怎么办啊……”

    “慌什么?”凤无忧轻斥:“你不是和我接过生吗?长孙姑娘那一次。没有什么复杂的,上一次怎么做的,这一次就还怎么做。”

    “可是……可是……”

    千心几乎哭出来。

    那能一样吗?上一次长孙云初分娩,动手的都是凤无忧,她只是在旁边打下手。

    可是这一次……

    呜呜呜,她真的不行啊!

    她根本没亲自动手过,哪敢做这种事情?

    更何况,要生的还是皇后娘娘。

    若是皇后娘娘在她手中出了什么事,她一定死都没办法原谅自己。

    “别怕,万事开头难,总要有第一次的。而且,还有我指导你呢,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凤无忧觉得自己两腿之间一片湿润,知道羊水已经破了。

    与此同时,肚子也开始阵阵发痛。

    她知道,这都是要发动的前兆。

    可是,她却不能显出虚弱的样子,还得耐着性子安慰千心。

    毕竟,这里能帮她生产的人,只有千心了。

    “千心,别让娘娘费心了。”千月低声说了一句。

    大冷的天,凤无忧额头上却已经出了汗,足见娘娘现在有多不好受。

    可是,却还要安慰他们。

    千心也发现了,连忙收了泪水。

    一面擦着泪,一面用力点头。

    但是心里,还是好想哭。

    她怎么这么惨,为什么娘娘偏偏在这个时候要生了?

    皇上一早就准备好的那些接生嬷嬷一个也不在,就连贺兰神子也不在……

    只有她,真的行吗?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就是不行,也得行。

    凤无忧还想再说两句话安慰千心,可一阵疼痛袭来,却让她到口的话都被顶了回去。

    此时她勉强还能行走,让千心和千月扶着自己,加快速度走回帐篷,又在床上躺下。

    千月转头去吩咐外面准备该准备的东西,千心则在里面咬牙着帮凤针忧进行着处理。

    聂铮牙根咬得死紧,可他是男子,不便进去,只能在帐篷外面硬梆梆地忤着,空有一身的力气,却不知能做些什么。

    凤无忧躺床上之后,倒是好受了一点。

    她这毕竟是刚发动,阵痛的时间还短,中间间歇的时间也长,让她还能有个喘息之机。

    “别急。”看着千心忙乱的样子,凤无忧笑道:“这才刚发动,离真正生产,怎么也还得有两三个时辰的工夫,你慢慢准备,来得及的。”

    千心回头幽怨地看了凤无忧一眼。

    娘娘到底有没有个产妇的样子,马上就要生了,还能这样悠闲地安慰指导她,这像是个马上就要生孩子的人吗?

    可是,不得不说,听了凤无忧的话,她心头的确镇定了一些,手也不再抖的这么厉害。

    凤无忧又笑道:“慢慢来,趁着我还有力气,把该说的都和你说一说。你可要记好了,不然,等会儿我疼的没力气了,可就没办法和你说了。”

    千心连忙凑到凤无忧身边,听她一条一条的说,一面说,一面拼命往脑子里记。

    此时,她只恨上一次跟着凤无忧帮长孙姑娘分娩的时候,怎么没有多看一些,多学一些。

    若是那时她也上手操作了,此时绝不会这么手忙脚乱。

    中间凤无忧又阵痛了两次,痛的时候,她便停下,千心和千心进来帮她按揉着穴位止痛。

    等到痛劲过了,她就又是笑着,和她们交代一些必要的事情。

    生产时要注意的事项一一交代清楚,凤无忧肚子忽地咕噜一声。

    凤无忧立时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叫道:“你们别忘了给我准备些吃的,生孩子这事儿,又费力,又费时,若是因为饿到没力气生不出来,那本宫可就太丢脸了。”

    闻言,千心和千月都是噗嗤一声。

    笑完了才反应过来,她们居然在这么紧张的时候还能笑出来。

    千心道:“娘娘真是的,这种时候还逗我们笑。”

    凤无忧道:“生孩子是高兴的事情,当然要多笑笑。”

    “可是……”千心想起一事,担忧地道:“小主子不是应该还有一个月才到日子吗,现在突然分娩……”

    后面的话没有说完,但里面的担心却不言而喻。

    凤无忧早就想到这个问题了。

    她给自己推算过预产期,至少还有一个半月。

    但……这一场奔波,还有不久之前的那场控水,到底还是影响到他了吧。

    若非如此,她也不会突然早产。

    对于这个孩子的状况,她又何尝不担心。

    只是……

    她轻轻地笑了一下,说道:“这孩子向来乖,还在肚子里的时候就知道救娘亲的命,一定不会让我伤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