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www.tianyi.la,最快更新偏执薄爷又来偷心了最新章节!

    萧风和御暮跟时倾澜一起进去。

    同行的还有几个净世阁成员,不多不少也有二十几号人,她还不至于傻到孤身闯入,否则就真的是身犯险境也救不出人来。

    古堡的地理本就复杂,又因为是遗址,颓垣断壁截断了很多正常的路,使这里看起来弯弯绕绕,又被高墙阻挡着视线……

    “江砚在两点钟方向,他身边有人。”

    薄煜城低沉的嗓音在耳畔响起,“前面有堵塌了的墙把路堵死了,左拐绕一下。”

    男人的嗓音性感黯哑,让她很有安全感。

    时倾澜抬手轻捏着自己的耳垂,按照薄煜城指挥的方向,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薄煜城眯眸看着电脑上的信号轨迹,看到代表江砚的信号点附近,还闪烁着零星的几个其他小点,“澜澜,保护好自己。”

    这些信号点代表着江砚附近有人,应该正在被看守着,也就意味着她面临危险……

    “嗯。”时倾澜红唇轻抿应了声。

    她微微眯起眼眸,将手搭在自己腰间的伯莱塔92F上,不由自主地放稳了脚步。

    ……

    此刻江砚正在遭受着那药剂的折磨。

    承影将所有的药水,一点点地推到他的血液里,药刺得他血管有些痛感,但那种神经逐渐被麻痹的感觉,却更使他感到煎熬。

    “少主。”承影推完药剂后转身汇报。

    祁夜煊撩起眼皮看了江砚一眼,绯色的唇瓣轻勾了下,“敬酒不吃吃罚酒……”

    “把那碗汤给我端过来。”他启唇道。

    算着时间,他的小时儿应该快来了,他猜他设下的防火墙应该已经破了,也没有要继续隐藏位置的意思,就等着她上门。

    承影很快便将那碗汤端了过来。

    时倾澜喜欢吃巧克力,口味偏甜,他便也特意熬了这碗甜汤以满足她的味蕾……

    “江砚。”祁夜煊慢条斯理喊着他的名字。

    他端着那碗汤,从口袋里摸出一个药粉包来,单手拆开缓缓地将药粉撒了进去。

    江砚面色苍白地抬眸看向祁夜煊……

    在看到他下药时,他的瞳仁骤然缩了下,不由得紧紧攥起双拳控制着自己的神经。

    “我要你,亲手把这碗汤送给时倾澜。”

    祁夜煊幽然的嗓音响起,他端着汤步步逼近江砚,“只要你让她把这碗汤喝下去……我就让你活着离开这里,这个交易如何?”

    “不……”江砚咬牙切齿地应着声。

    但那药剂已经逐渐开始作用,他此刻只觉得大脑一片混沌,所有的神经似乎都被挑拨起来,彼此冲撞着让他产生了许多幻觉。

    他强行保持理智控制着自己,额上都爆出了几根青筋,“我永远不可能背叛净世阁。”

    “是吗?”祁夜煊低眸轻笑了一声。

    他用指腹轻轻摩挲着碗边,“当年,她也是这么说的,可惜是用废了的身体换的……”

    就是为了不背叛净世阁,所以她一直坚定隐忍,让祁夜煊给她注射了无数支药,却始终没逼她松口,以至于药剂打破了身体的平衡。

    “再来一支吧。”祁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