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www.tianyi.la,最快更新农门长姐有空间最新章节!

    齐山长轻咳了一声,看了顾云冬一眼,说道,“顾姑娘,咱们天海书院下学的时间是申时末。”

    他说的很是隐晦。

    顾云冬点点头,“嗯,来之前我爹也打听过,夏日下学晚一点,冬日会早半个时辰。”

    齐山长,“……”怎么就不明白呢?之前的聪明劲哪里去了?还是他说得太隐晦了?

    他轻咳了一声,有些自暴自弃干脆敞开了说,“顾姑娘,时间挺紧迫的,你这画作要在下学之前还回去的,是不是该有些动作了?”

    齐庭嗤之以鼻,祖父这分明就是在放水。

    可是下一刻,却见顾云冬点点头,“山长爷爷说的是,还是早点看完早点还回去的好。”

    说完她便坐在桌子前面,将画纸摊开,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看了起来。

    齐山长,“……”

    众人,“……”

    你看什么?你又不懂,还一副深不可测的高人样儿,装模作样都不像好吗?

    顾云冬看完第一张后,大概知道对方的注重点在哪里,哪方面又很薄弱,忽略的又是什么地方,这要提的点倒是挺多的。

    她左右看了看,随即问齐山长,“山长爷爷,我能用笔吗?”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

    顾云冬便不再客气,齐山长这边也有炭笔,顾云冬拿这个更顺手,取了一只便在画纸上写了起来。

    齐山长一愣,豁然起身走到她面前来,“你这是在做什么?”

    顾云冬抬起头来,理所当然的开口,“当然是指出哪里不足,帮助这位学子提高画技啊。我爹不是说了吗?”

    “不是,你乱写什么?”齐庭和其他人也飞快的走上前来,有些恼怒的开口,“你爹说的是让那位画出骏马图的画师来指,不是让你在这边胡闹乱来的。你知不知道咱们书院的学子对于这些画作有多爱惜,他们费了多少精力画出来的画,怎么能由着你在这上面乱涂乱画的,你毁了人家的心血知不知道?”

    其他人纷纷点头,似乎对于有人不把他们的用心放在眼里,有些感同身受起来。

    “顾姑娘,你爹是承诺了下学之前将画作还回去,我们理解他不想出尔反尔欺骗学子,但也不能让你来随便糊弄吧?”

    “顾姑娘,要是你爹实在做不到,回头把画作还回去好好的道个歉其实也没什么的。”

    “就是,这样随意的在人家的画作上写字,太不尊重人了。”

    齐山长皱眉,扭头瞪了孙子和其他学子一眼,“行了,都胡咧咧什么?人家顾姑娘还一个字没说,话都让你们给说完了。一个个老大不小了,吓坏人家姑娘怎么办?”

    他一发话,其他人顿时低垂下头,不敢吭声了。

    这不是太着急了怕她毁了别人的东西吗?也没想真的吓她。

    顾云冬很无奈,展开那幅她爹临走之前留下的骏马图,“这幅画就是我画的,我爹说的画师,嗯,是我。”

    齐山长,???

    其他人,!!!

    你在说什么?风太大,好像没听清楚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