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www.tianyi.la,最快更新仙宫最新章节!

    这路上似乎发生了颇多的插曲,二人继续向前走过去。直到走了好一阵,也没有再遇到其他的人影。

    “公子,这几日里我脑海中的佛印小人好像都在打架一样,实在有些消化不过来。”

    在半道,神鳄终于道。

    “这星辰之路漫无尽头,你总能慢慢消化过来的,不过若是你实在吃不消的话,可以跟你脑海之中那个地藏菩萨的虚影说,也许他有什么遏制的方法。”

    叶天道。

    早在几日以前,神鳄就向他提到了自己脑海之中的金色小人似乎在打架。

    叶天猜想这正是自己体内的佛法,开始自行修炼的结果。

    可是神鳄却突然跟自己说,他有些受不住这些脑海中的小人打架。那些不断涌向自己识海中的各种法术,一时间让他消化不了,快要炸裂的感觉。

    而后直到神鳄将自己脑海之中的那个地藏王菩萨虚影召唤出来,才解决这个问题,暂时让那些金色小人平息下去。

    “倒是好久没有在这条路上出现过,这条古路没想到如今竟然变成了这幅荒凉的景象。”

    地藏虚影开始在四周瞧瞧看看,发现除了周围的星辰以外,并没有什么好看的地方,当底下的道路出来一片虚空以外,再无其他。

    “前辈当初来的时候是何时?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吗?”

    叶天问道,他还是对于过去的星辰之路比较感兴趣。

    “小施主还是莫要用那些老话来套我,不过这些并不是什么秘密,与施主说了也无妨。”

    地藏虚影说道。

    “我曾经来的时候当然还是属于大道时代,不过在大道时代之前我就已经来过一次,那时候的星辰之路并没有这样荒凉,到处都可以见的各族人影,算是繁荣时代了。只不过后来的那些事情,想必施主也是知道的,那一场雨夜,哪怕是我如今想起来都有些后怕。”

    地藏道,回想起那一场雨夜,似乎也有些不寒而栗。

    “当初我碰巧去超度一界生灵,所以有些远离主界,在那个偏僻小世界里,那一场雨下的并不是很大,我也只是受到略微的影响,很快就清醒过来,但是也因此,躲在那个地方,本尊躲了数千年。”

    叶天闻言,微微一皱眉。

    若是按照地藏菩萨的说法,那么这一场血雨似乎要比自己想象的更加严重的多。

    能够让一位接近大道修为的地藏菩萨在外面躲藏一千多年,那当初那一场血雨究竟有多可怕,由此也可想而知。

    “那一场雨夜之后,天庭是直接消失的,佛教也受了不少的损失,道教亦如是,所以现在才少见强者出没。原先在各大世界之中最少也有两三位天道修为的强者,但现在有一位就是了不得,到那些天道强者被大道给盯着以外,还有更大的原因是因为天地变了,现如今这个时代所产生的天道修为强者十不存一,大多都是其他时代所苟延残喘下来的,也正是因为他们怕了,才会依附于大道。”

    地藏王缓缓道。

    “如若不然的话,到了这等修为又如何会甘心屈于人下?而那些在这个时代,才突破天道修为之人,大部分是像你一样迫不及待想要挑战一下大道的威严,没有经历过那一场雨夜,永远不知道当时的可怕。”

    那一场雨,血洗了整片三千世界。

    而那些血,至今都不知道是属于谁的。

    “如果说那一场雨也并不是大道所制造的,那么大道之上必然还有其他人修为已经达到如此可怖的境界,所以其他人并不是惧怕大道,而是惧怕大道身后的神秘?”

    叶天恍然道,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这些话你我私底下说说比较好,若是传了出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地藏王笑道。

    而叶天点头表示知道。

    “不过话说起来,我还是真的有些怀念那个时代,至少不像现在这样束手束脚的,连突破一个天道修为也像是有人盯着。”

    地藏虚影道。

    他的言语方式根本不像是一个佛教菩萨,倒像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存在。

    “不知前辈可否感应到自身本体在何处?若是可以的话,我还想当面问一些问题。”

    叶天道。

    “我与本体分割早已数千年,这么长的时间里逐渐地形成的自我意识,所以也就断了彼此之间的感应联系,到目前为止,我应当算是独立的存在,不过也至多如此,我还是需要为这些传人答疑解惑,若不然的话我都存在已经没有意义了。”

    地藏虚影老老实实说道。

    虽然一身佛光普照的光辉模样,可是说起话来却是随便无比,哪怕是说起方才那些秘辛,亦如同闲谈一般。

    “接下来这段时这样劳烦前辈费心了。”

    叶天道。

    “虽然你为我找的这个弟子心性确实不怎么样,但是医生天赋看起来还凑合,毕竟已经到了天道修为就犹如一面白纸一样,这样子来传承我的术法,整体来说,还算是凑合。”

    地藏虚影道。

    “若是你瞧不上我这一身修为大不了换人就是,佛教功法我如今也不稀罕了,左右无论如何都打不赢那墨轩。”

    神鳄开始发作。

    那虚影自知这家伙的状态不对劲,就也不多言,直接消散不见。

    “你这气性最近倒是越来越大了,把这菩萨都给气走了。”

    叶天笑着打趣道。

    “为什是这位菩萨实在是太不知足了,有了我这么一位爱徒竟然说还凑合。”

    神鳄说道,通过先前叶天的一番劝导之下,他如今心态好了许多。

    “要是我是那位菩萨,我也会这样觉得,毕竟你有如此之高的修为,却只有如此之低的心性,两者极不相符。日后修炼起来有一些困难,想要提升心性可比提升修为要麻烦的多。”

    叶天道,指出了神鳄的弊端。

    “这些我自然知道,可是要是如何才能提升自己心性?我也正苦恼着呢。”

    神鳄道,神色颇为无辜。

    “我这倒是有一颗造梦珠,等日后有功夫的话再给你用。”

    叶天道。

    “造梦珠?我好像曾经听说过这个名字,据说有些神奇,能够给人制造出如同真实世界,一般的梦境。”

    神鳄道。

    “与真实世界都是相差不多,很容易令人信服,若是心性不够的话会容易沉迷进去,我觉得你暂且并不需要这样的东西,等到日后有需要的时候再给你用也不迟。”

    叶天道,他的确没有打算现在给对方使用,若是在这条路上对方沉迷在了造梦珠内,自己可拿他不知如何是好。

    “全听公子安排。”

    神鳄说道,他只是对传说中的那颗珠子有些好奇而已,并不是非要不可。

    更何况是叶天的东西,对方想要什么时候使用自然就要听对方的,同时那一层公子的身份就把自己压的够呛。

    “这漫漫星辰之路属实有些无聊。”

    神鳄开始抱怨道,这一路上走来并没有见到什么生灵,依旧只有着星空之中的沉寂与虚无。

    “也都怪你先前那口不择言,将菩萨给说去,不然的话,如今能多知道一些关于此路的秘辛也是好的。”

    叶天道。

    “公子若是想要听的话,我再讲菩萨叫出来就是了,但如今寄宿在我的身体之内,我若是发话,应到也会给我三分薄面的。”

    神鳄说道,显露出几分神采。

    “若是能够将菩萨召唤出来跟我多说几,则那自然是好的,但是如今你的面子似乎没有那么大。”

    叶天笑道,看着神鳄不断抓耳挠腮,想要召唤出菩萨的样子,只觉得几分好笑。

    “兴许是菩萨这几日睡着了,待到何时有空,我再唤他。”

    神鳄说道,表情毫不尴尬。

    “若能如此,那自然是好的。”

    叶天笑道,也不再继续拆台。

    而走了好一阵之后,突然听闻那神鳄,传来一阵惊呼声。

    “怎么了?”

    叶天立刻扭头问道,发现蛇神鳄正一脸惊讶的望着前头。

    叶天顺着他的眼神望过去,不由也愣住了。

    先前在那个空间节点所遇到的是一座古城,尚且真实,可是现在面前出现的却是一整座宫殿,在宫殿之外还有一座大门,大门之上有牌匾,而那牌匾恰好用金色的大字书写了三个大字——“南天门”。

    “这不是传说中在天庭的大门吗?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是公子你眼花了是我眼花了?”

    神鳄说道,有些不自信的掐了一把自己,发现确实真的痛。

    “这应该不是真正的南天门,应该只是仿造而已,要是真的南天门,此刻门外应该有天兵天将把守,并且……这所谓的天庭都是上个时代的势力了,怎么会流传到现在?”

    叶天道。

    他相信眼前所见大门是真的,但是不相信眼前所见的南天门是真的。

    “按照公子那么一说,似乎也有几分道理。”

    神鳄点头道。

    第一千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