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www.tianyi.la,最快更新动力之王最新章节!

    英格玛·史波特诺感觉自己要疯了,可与此同时,他有感觉到一股深深的无奈。

    并不是认为荷兰做错了什么(虽然荷兰的确没做对),英格玛·史波特诺只是觉得小国的命真苦,虽然人均收入排名世界前十,可这并不能改变荷兰只配成为大国战略棋子的命运。

    “好吧,”英格玛·史波特诺深吸了一口气:“我会将你你的意思如实的向陛下转达的。”

    “说到这里,”陈耕抿了抿嘴,接着说道:“大总管先生,请恕我实在是无法理解,贵国政府是怎么做到可以为了五亿美元而承受八个多亿美元乃至未来超过20亿美元的长久损失的?

    从投资的角度来讲,在意识到了此前错误的做法给自己带来的巨大损失之后,贵国政府最应该采取的措施不是立刻、赶紧、马上采取止损措施吗?”

    “……”

    英格玛·史波特诺能说什么呢?是的,4V从荷兰订购潜艇的总金额是5亿美元,其中已经预付了1.7亿美元,但现在潜艇的承建单位RSV集团深陷于经济危机之中,潜艇的建造工程已经陷入了停滞,即便是在荷兰内部,对于这笔合同是否能够顺利完成都有着相当大的疑虑。

    而从1981年华荷两国的外交关系全面停顿之日开始算起,荷兰的损失已经超过了8.6亿美元,随着华夏经济的持续发展,如果这种僵持的局面继续下去,荷兰的损失……想到这一点,英格玛·史波特诺觉得自己的肝都在疼,偏偏他还无言以对,在这件事上,荷兰确实是短视了。

    苦笑了一声,英格玛·史波特诺说道:“我能说什么呢?我只是王室大总管,是陛下忠心的仆人。”

    陈耕摇摇头,表示并不认同英格玛·史波特诺的说法:“大总管先生,正因为您是女王陛下最忠心的仆人,您才更加应该积极的想办法帮女王陛下改变现状……你是知道的,早在1979年,女王陛下还是皇储的时候就已经访问了华夏,当时女王陛下甚至被西方媒体称为‘红色公主’,事情并不是没有挽回的机会,只是看荷兰准备怎么做。”

    一个极度荒谬的念头从英格玛·史波特诺的心底里升了起来:费尔南德斯·陈……他不会是受了华夏政府的委托,来劝说荷兰政府放弃与4V的这笔交易的吧?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再也收不住了,英格玛·史波特诺脑筋一热,试探着问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荷华关系恢复了正常,您会考虑将工厂放在荷兰吗?”

    “当然,为什么不呢,”陈耕笑眯眯的点头:“别忘了,我与福克飞机还是合作伙伴,与皇家飞利浦集团也建立了合作关系。”

    原本的历史进程,在明年的2月1日就以荷兰政府承诺再不向4V出售武器、且已经签署协议的那两艘潜艇也被大幅度修改,包括但不限于:

    原合同当中所要求的附带武器都被停止出售;

    发射和指挥系统降级为了低等级的老式产品;

    原合同所要求的人员培训降级为仅包括驾驶、操作和维护人员的培训,不包括作战指挥人员培训;

    在4V的潜艇维护和技术支持设施建设项目被取消……的方式,让整个事件就告一段落,华荷两国也终于恢复了大使级外交关系和经贸往来。

    说到这里,其实还有个很好玩的事,就是荷兰的海象级潜艇的鱼雷系统只能打西德的鱼雷,而西德这个美国人的半殖民地在看到了华夏政府在这件事上半步不让的强硬态度之后,拒绝出口鱼雷给4V。

    有艇无雷有个屁用啊,难不成养这么一个昂贵的玩意儿,就是为了在发现了大陆方面的潜艇、军舰之后直接撞上去、和对方同归于尽?

    算上这两艘还没到港的潜艇,整个4V也不过只有4艘潜艇而已,其中现有的两艘海狮级(美国食蚊鱼II级)还是美国40年代设计生产的,只能打打直航鱼雷,4V买荷兰的海象级潜艇,就是看中了海象级潜艇上面的这套SUT重型线导鱼雷系统,但西德不肯卖,怎么办?

    找来找去,还真就被4V找到了机会:印尼获得了西德的授权,可以以许可证授权的方式生产SUT重型线导鱼雷。

    西德不卖,我可以找印尼去买啊。

    想法是美好的,但我们可以想想以印尼的工业基础生产出来的高精密鱼雷是个什么样子的,事实也确实“不负众望”,在4V止呕的历次军事演习中,印尼购买的印尼产SUT重型线导鱼雷都表示“爷很嗨,想要放飞自我”,于是就放飞自我了——每次演习,这些印尼产的鱼雷都会断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