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www.tianyi.la,最快更新掌权人最新章节!

; 准备喝完壶中茶就离开,这时吴郁明接到个电话,“嗯嗯嗯”好半天无奈地说“那你来吧,湘河茶楼,我发定位给你”。

    方晟抬眼表示疑问,吴郁明解释道:

    “以前梧湘一家中外合资公司的法方代表,目前在京都做汽车总代理,名叫亨利,很凑巧房租昨天到期,房东、居委会拖着不跟他续约,宾馆全部客满,没办法找我帮他想主意。”

    “开会归开会,干嘛房子续约都不肯?”方晟不解地问。

    “京都老百姓警惕性太高了,脑子里弦绷得紧,会想为什么明天开会你今天跑来续约?是不是有不良动机等等。”

    “感觉有问题也得把房租收过来再举报啊。”

    “形成事实交易,将来查出问题不就是同谋吗?京都老百姓从来不贪小便宜。”

    “我去!”

    方晟差点一口茶喷出来,摇摇头说思想观念差异太大了,难怪都说沿海一带是重商主义,很自然的事到这儿都别扭。

    谈谈说说,过了四十多分钟有人敲包厢门,随即进来位金发碧眼、全身充满活力的帅小伙儿,背后拖着两个又大又沉的行李箱。

    “亨利,不好意思打扰方市长!”他热情地与方晟握手。

    方晟请他坐下,顺便问道:“汽车代理渠道不是有特约宾馆吗,也不肯卖总代理的脸面?”

    亨利唉声叹气:“坦率告诉二位,我是被另外一个头衔害苦了……欧洲人之星记者站,听说过吧?”

    “哦——”

    吴郁明和方晟陡地色变,相互瞅了一眼。

    “用你们的话是不是叫‘臭名昭著’?”亨利苦笑,“其实在我们看来算什么?无非写了几篇批评性报道而已,在欧洲,在我的祖国法国,在我的家乡慕尼黑,骂无为的正府、骂不公平的体制、骂官僚低效的官员真是太平常了,可在这里却被视为异类,难以理解,真的难以理解。”

    吴郁明冷汗都下来了。

    幸亏方晟闲也是闲陪着坐这儿,倘若自己单独与亨利见面,恐怕几小时后有关部门就要上门约谈了!

    官至正厅,有些事非常敏感的,大意不得。

    方晟道:“亨利先生,眼下当务之急是解决住宿问题,其它事儿放一边以后慢慢说,行不行?”

    亨利夸张地捂着脸道:“我已十几个小时没睡觉了,上帝!”

    方晟立即拨通白翎手机,简明扼要介绍了情况。白翎会意,说我们手里有专门安排这种人住的宾馆,条件还不错,待会儿发个链接让他直接过去,报我的名字即可。

    半分钟后白翎便将含有地址、名称和简介的链接发到方晟手机上,亨利见了如释重负,连声感谢,说方市长帮我解决大问题了。

    吴郁明含笑道:“亨利先生被赶出来后着急了,没有仔细查找,也没有把眼光放远点,其实在三环、四环有很多不错的酒店,我打赌绝对不会因为身份问题拒绝入住。这会儿咱所在的二环因为参会人数多,为保障交通、车辆等问题情有可原。”

    亨利摇摇头,道:“吴书记没必要替正府掩饰,我都看到酒店系统里我的名字后面有备注,即所谓重点敏感人物,用句成语说叫千真万确。两位领导,接受批评是正府必须承受的部分,我不明白你们在担心什么。”

    “国情不同,亨利先生不能拿欧洲的做法直接套到中国。”吴郁明道。

    方晟继而道:“请允许我具体阐述吴书记的观点。法国人整体教育水平高,市民素质高,懂得辨析和判断,亨利先生批评正府在他们看来只是一种观点。但在中国不同,很多人固执地相信报道——报纸、杂志、网络上说的东西都是对的,然后热衷于四处传播,根本不听澄清。举例来说,当年美国歌手杰西卡发誓将处女身份保持到结婚前夜,所有人都不信;而在中国,狂热的粉丝们直到偶像宣布结婚还觉得偶像是被迫的,并非真心,绝对能用脑残二字来形容。因此批评类报道在中国受到某种程度压制,不是亨利所认为的忌疾讳医,而是出于宏观大局角度的平衡和稳定。”

    吴郁明补充道:“千万别理解为愚民政策,恰恰相反,正府希望老百姓学会倾听不同的声音,但在此之前要避免大家目瞪口呆,这当中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亨利显然不认同两人意见,但刚刚方晟才帮助自己解决住宿问题,不好意思过于强辩,遂道:“两位领导说的……角度很新颖,我有点累了,先过去办理入住手续,以后有机会再聊。”

    两人巴不得打发掉这尊神,忙不迭起身握手,帮他拖着行李箱出了茶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