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 机智笨探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建文大帝(十一)

第一百七十一章 建文大帝(十一)

天翼文学 www.tianyi.la,最快更新机智笨探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建文大帝(十一)

    “两位,李昊怎么样了?”

    齐泰,也就是公孙羽。刚刚得知凌桓和骆樱花回来。公孙羽便偷偷的把两个人拽到了一边。

    凌桓,也就是未来的无法无天。凌桓说道:“齐侍郎,我们追杀李昊。李昊被我们打下了悬崖,现在生死未知。”

    凌桓这么一说,齐泰瞬间就是一皱眉。

    凌桓补充道:“齐侍郎放心!我们一路追杀,李昊等人全部被我们击杀。”

    骆樱花,也就是未来的樱花。骆樱花补充道:“齐侍郎,您请放心!三教堂的三个堂主,法相、延道、张峰,老堂主宏觉、常明二人。还有赶来的李昊那几个护卫,什么李豫、王岧,全部让我们杀死。赵顺背着李昊打算上山,被我的毒镖打中。李昊和赵顺二人从悬崖坠落。我看应该活不成了。”

    凌桓说道:“对了,十公主,还有李林也自刎了。您放心!只要是李昊身边的人,全部都让我们灭口了。”

    公孙羽是一个谨慎的人,没有看到我的尸体,公孙羽就不放心!或许在公孙羽的眼里,早已经成为了一个噩梦般的人物。

    公孙羽沉默了许久,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不过看到骆樱花和凌桓极为认真的样子。公孙羽没有多言。

    凌桓是一个急躁之人,连忙说道:“怎么?侍郎大人莫非不相信我们二人?”

    这么一说,公孙羽这才脸上露出了微笑,缓缓的说道:“我对二位怎么可能不信任。”

    骆樱花看了一看凌桓说道:“你这话说的极为可笑。若不是侍郎大人,你我早以死了十多年了。你岂敢对侍郎大人无理!”

    骆樱花这么一说,凌桓微微点了点头,缓缓的抬头看向了天空。

    凌桓喃喃自语道:“师父,师娘!弟子终于为你报仇了。李昊和他的党羽,全部让我和樱花杀死。”

    说着凌桓的眼泪就顺着眼眶流淌而下。

    这样的情况,公孙羽就算是不满意也无话可说。毕竟面前的两个少年,是他培养多年的棋子。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对付于我。现在虽然没有见到我的尸体,不过公孙羽知道,面前的两个孩子,从来不说假话。从悬崖坠落,而且还身中毒镖,岂有不死之理。

    所以公孙羽心里的大石,也算是放下了。

    公孙羽心里暗道:李昊啊李昊!你也会有今天!王爷,我可算是给您报仇了。

    骆樱花和凌桓这两个少年,来历并没有太过于复杂。这两个少年都是孤儿。正是当年四川旱灾时候的幸存者。凌桓和骆樱花几位幸运。被当年的唐门门主唐天池的徒弟唐荣在野外捡起。当时的唐荣也就是二十出头,看到两个几岁大的男女痛哭。心地善良的唐荣,这才靠近。原来这个男孩子的父亲并没有死,不过在四川旱灾之后,打算去投远亲。不过天不从人愿,临病死之际遇到了唐荣。唐荣在男孩子的父亲身上得知,男孩子叫凌桓、女孩子是在逃难的路上遇到的。

    所以唐荣见男孩子的父亲去世,便将凌桓和骆樱花带回了唐门。骆樱花的名字,还是唐荣所起。因为唐荣原本的姓氏就姓骆。只不过加入唐门之后,改姓唐。唐荣把凌桓收为徒弟,将骆樱花收为义女。在凌桓之前,唐荣就有一个徒弟,那人比凌桓和骆樱花年长八岁。那人姓白名裴。

    白裴也就是现实世界中,查理霸的师父。

    当初唐门被攻破,极为狡猾的公孙羽见势不好。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逃跑。在逃跑的过程中无意发现了还是孩子的凌桓、骆樱花白裴。

    或许出于善念,或许也是为了有着更长的计划。公孙羽抱走了三人。公孙羽秘密抚养了凌桓、骆樱花、白裴十多年,一直秘密让他们习武,直到朱允炆正式登基为帝,公孙羽才让这三人成为朱允炆的贴身护卫。

    公孙羽突然间说道:“对了,怎么没有见到蒋瓛,他人呢?”

    凌桓和骆颖都不喜欢蒋瓛这个人,所以回来之后也没有提起他。

    凌桓喃喃的说道:“蒋瓛让李昊给杀了。”

    公孙羽不听则以,一听脸上露出了笑容。

    “一个无耻小人,死于不死都无关大局。不过此时此刻,蒋瓛死于李昊之后,妙哉!妙哉!对了,这一次你们带出去的兵马,损失多少?”

    凌桓说道:“死伤有四百多人。”

    “妙哉!妙哉!”公孙羽满意的笑了。

    凌桓和骆樱花都是处世未深,怎会懂的公孙羽的计谋。

    公孙羽连忙说道:“两位,一会见到陛下之后,你们这么说!”

    凌桓和骆颖靠近了公孙羽,听着公孙羽的话,不断的点头。

    “你们听明白了吗?”

    凌桓和骆樱花点头回道:“侍郎大人,请放心!”

    朱允炆正在同庆殿里看书,方孝孺和黄子澄站在一旁陪伴,齐泰进入到殿内,连忙拜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齐爱卿,免礼!”

    齐泰连忙说道:“凌侍卫和骆侍卫回京复命!”

    “是吗?快叫他们进来!”

    小太监就在门口,传令让凌桓和骆樱花进入到同庆殿内。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你们两个起来吧!”

    虽然凌桓和骆樱花两个人的身上都没有血迹。不过脸上全部都是土灰之色。一看就是经过打斗的痕迹。

    朱允炆一皱眉,喃喃的说道:“靠山公可曾回京?”

    凌桓拜道:“陛下,我等跟随蒋指挥使,前去宣旨!我们追踪到小刘庄,见到了靠山公!怎奈靠山公拘不奉旨。”

    “什么?”朱允炆瞬间脸色大变。

    骆樱花连忙拜道:“陛下,其实此时并不怪靠山公!”

    “为何?”

    骆樱花回道:“陛下,靠山公原本是打算奉旨回京。蒋指挥使也明确传达陛下旨意。陛下会亲见靠山公!怎奈靠山公身边的人,劝阻靠山公不要回朝。脾气暴躁的蒋指挥使,瞬间就与三元真人常明发生了口角,继而蒋指挥使与三元真人常明打斗在一起。怎料、怎料!”

    “快说!到底怎么了?”

    朱允炆这才发现锦衣卫指挥使蒋瓛没有跟着回来。朱允炆瞬间就意识到不好。

    凌桓补充道:“蒋指挥使被常明一剑刺死。”

    “啪!”朱允炆暴怒,狠狠的拍打着桌子。

    “什么?朕的锦衣卫指挥使,竟然让三教堂的常明杀死,简直目无法纪。根本不把朕放在眼里。”

    方孝孺不敢劝阻,毕竟方孝孺是一个儒家的学者,跟我共事那么多年。方孝孺却是一位有心的人。方孝孺就是希望可以创建一个盛世。对于方孝孺来说,方孝孺根本就不相信我是一个贪污救灾银的人,更加不会是一个抗拒圣旨的人。

    方孝孺见到朱允炆大怒,不敢为我讲话。

    方孝孺看着凌桓说道:“凌侍卫,靠山公呢?”

    凌桓连忙说道:“蒋指挥使被杀,那些锦衣卫就与三教堂的众人打在一起。我实在控制不住!”

    方孝孺说道:“靠山公呢?”

    凌桓连忙拜道:“我等无能,没有带回靠山公!”

    朱允炆一脸怒气的说道:“李昊啊李昊!皇爷爷待你不薄,让公主下嫁与你,更加将我大明也托付给你。皇爷爷宾天之后,更加是让你做朕的托孤大臣,就差让朕叫你尚夫了。没有想到,朕的圣旨你都违抗!反了!反了!”

    朱允炆虽然年轻,不过从小打大都是脾气温顺,所有见过朱允炆的人,都这样评价,颇有当年懿文太子之风。

    朱允炆长相俊美,而且知书达理,任何人都没有见过朱允炆生气、发怒。

    所以一个不常发怒的人,突然间暴怒,何人不怕?或许也只有公孙羽不怕,反而高兴。

    “齐泰!”

    “臣在!”

    “齐泰,朕现在正式任命你为兵部尚书,现在你统领五成兵马司全部人马,立刻出击缉拿李昊!”

    齐泰,也就是公孙羽。听到这个命令,心里是无比的高兴。因为公孙羽就是想要这个结果。

    当然了,齐泰非常清楚,我掉落悬崖,没有看到我的尸体,所以这样一来,齐泰可以第二次出击,如果我没死,那么见到我,二话不说就是杀。如果找到了我的尸体,公孙羽也决定不会把我的尸体带回。因为在公孙羽的计划里,他不光是想要除掉我。还要除掉大明江山。

    早在公孙羽的计策里,让两虎相斗的计谋,公孙羽都谋划了十多年!

    方孝孺本想着上前说一些什么。但是让朱允炆抢先了。

    “黄子澄!”

    “臣在!”

    “马上发布檄文,公布李昊所有罪状!只待李昊捉拿归案,交于三法司六堂会审!”

    “是!陛下!”

    或许在朱允炆从一开始就没有相信我会贪污救灾银。在公孙羽的挑拨之下,我被锦衣卫扣押。让朱允炆生气的,只有两件事!一,我抗旨不回京,这让朱允炆感觉了极大的侮辱。二,我杀了蒋瓛。虽然朱允炆也不是喜欢蒋瓛这个人。但毕竟蒋瓛是朱元璋生前提拔的锦衣卫指挥使。

    就算朱允炆再不喜欢,朱允炆也知道。锦衣卫服务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皇帝。而且锦衣卫多年来,所看的坏事,在别人眼里是恐怖的。但在皇帝的眼里,锦衣卫所干的事,就是各朝各代每一位皇帝想做又不敢做的事。

    原本朱允炆没有登基为帝的时候,就想过一旦自己登基,一定要取消锦衣卫。朱允炆正打算明年正式为帝,第一道圣旨就是解除锦衣卫。

    就在这一刻,朱允炆意识到了。皇爷爷朱元璋建立锦衣卫之初,就是为了巩固帝位。所以朱允炆此时此刻,想的并不是废除锦衣卫,而是想着还有多少个我,还没有冒出来。

    话说公孙羽这边,率领着五万多的五城兵马。顺着北城一直朝着北平的方向追。尤其是公孙羽在询问凌桓、骆樱花的具体方向之后。马上派兵到悬崖的低处寻找。

    让公孙羽在得知就在悬崖之下,乃是一条大河之后。公孙羽整个人都震惊了。

    公孙羽叫道:“所有人顺着河流,给我一直往下游走,看到村庄!不!只要是有人的地方,你们就算给我挖地三尺,都要给我找到李昊!”

    公孙羽为何会下达这样的命令,因为在悬崖之下,乃是大河。一个人掉落河里,那就有千万的变数。

    尤其是公孙羽,跟我打交道那么多次。公孙羽也不敢轻易相信,我会死的那么容易。

    此时此刻,公孙羽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是要我的命!

    这条大河的下游,也没有什么村庄,就在三百里的山下,有一座小庙。这座小庙的牌匾上,清楚的刻着三个字:灵源寺。

    公孙羽跑了这么远,心里暗道:如果李昊没死,顺江之下,这座寺庙,一定是他的养伤之地。

    公孙羽叫道:“给我把这座庙包围住,飞出去一个蚊子,你们都提头来见!”

    一声令下,五万大军快速的包围了小庙。

    “是!”

    公孙羽率人就进入到了庙宇之中。

    这座庙并不大,一共加起来也就是十多个小和尚而已。

    公孙羽本想着命人仔细搜查。可是当看到这个庙宇的老和尚之时,公孙羽瞬间吓得后退了好几步。

    公孙羽大叫道:“来人啊,把他们都给我锁起来!”

    公孙羽为何会如此惊恐,那是因为公孙羽看到这座庙宇的老和尚,公孙羽认识,而且这个老和尚,还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

    “阿弥陀佛!施主!敢问我等所犯何罪?法犯哪条?”

    “张定边,你少跟我装,你化成灰我都记得你是谁?”说着公孙羽大叫道:“桓儿、花儿、裴儿!你们三个人给我进来。”

    公孙羽知道我自己的功夫不高,面对着当年元末第一猛将,公孙羽自知不是对手。所以马上就叫来帮手。

    而站在公孙羽面前的老和尚,却是当初的张定边。不过张定边早已出家三十余年。发号,沐讲禅师。

    “阿弥陀佛,当年的张定边已死,贫僧沐讲!”

    公孙羽可不管那些,指着那老和尚骂道:“张定边,当年就是你的徒弟来冠,投靠了李昊为非作歹。快把李昊交出来,不然的话,今日我就血洗你的灵源寺!”

    沐讲禅师并没有慌,而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而此时,凌桓、骆樱花、白裴三人都已进入到寺庙之中,而且还有大量的士兵,也进入到寺庙的庭院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