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 奶爸戏精 > 第三千六百二一章 别摸雷,摸雷必被打!

第三千六百二一章 别摸雷,摸雷必被打!

作者:面包不如馒头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天翼文学 www.tianyi.la,最快更新奶爸戏精 !

    大长公主拿着手机发了一会儿呆。

    《搭错车》的剧本她是看过的,这剧有多虐她心里很清楚。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原以为这应该就是最虐的剧本,没想到又来了一部。

    “《妈妈再爱我一次》听名字就不是啥生活剧啊。”大长公主很奇怪。

    那小子怎么在虐观众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他到底图什么?

    “这剧你们自己拍?”大长公主连忙问。

    梁姐姐回复:“很难说,我们几个倒是想拍,可又怕到时候哭的不像话啊。”

    全群集体默然。

    铁头娃不在招惹观众的路上就在招惹他家几个妖精的路上狂奔呢。

    他图什么啊?

    “我估计就是图把观众虐哭把咱们打哭了。”景姐姐问道,“人呢?怎么又匿了?这人怎么一天天的……哦,丈母娘打电话,告状,那没事。”

    ……

    钱老师又告谁的状啊?

    “估计跟最近闹的比较凶的那件事有关系,她可是手握至少一个推荐名额的牛人。”景姐姐夸奖,“再加上,女婿娃现在还有权力管着这些事,我估计是有人找她吃饭什么的,把她给惹急眼儿了。”

    群里消停了片刻,胆大的就问到底有没有可能啊。

    “半点可能也没有,不但这种人进不去,以前这种进去的肯定要除名,我最近没少听他念叨什么‘学术不端比不出成绩影响还恶劣’,前些天不是还邀请了几位愤而出走的年轻科学家回来么。”赵姐姐忧虑,“这么说估计可能大约有要回帝都几天啦?!”

    ……

    听这一家子人说话需要大心脏才好,您那老公一出手不知多少大脑袋落地居然担忧的是这?!

    “不是他心狠,该解决的不解决,不但要耽误发展,还要把人才排挤走。该解决的不能拖着,能拖着的就不是问题了,”赵姐姐通报,“我估计,这次可能要推荐一大批年轻的科学家进去。”

    知夫莫如妻赵姐姐还真就猜着了。

    关荫接到钱老师的电话还有点奇怪,以为是回到家又被老丈人给气坏了。

    钱老师第一句话就说道:“你们也该管一管了,我们单位门口的酒店里,光‘游说团’就有十几家,其中不乏金融财团的大老板,这么下去是要把这地方变成他们的后花园的。”

    这事?

    关荫犹豫了一下表态:“关键是我不好管啊。”

    “你本身就有管这个的权限,再说这件事你不管,我看今年还得有人敢造孽的。”钱老师叹息,“两个年轻人,拿出来的成果放在国际上也是顶尖的,可现在连后备队都进不去了。这么下去我们靠谁来推动科技发展?我担心这么下去咱们的地盘要变成被人家的菜园子。”

    问题到底有多严重?

    “你在教委那边看到的有多严重,这边就有多严重,”钱老师点评,“现在国际通用的模式基本上就那么几种,最出名的当然是贼鹰的,但那方法并不适用在这,你也看到了,这两年来那边出了名高地位反智商的有多么狠,那不是那些人有问题,而是他们的屁股有问题,我们要是也变成了那样的,老百姓还能叫我们人民的科学家吗?我们的科学家,就应该是人民的、来自人民的、为人民服务的。”

    她缓了口气才说:“可现在有些科学家,已经俨然资本的嘴巴,甚至财团的脑子,他们拿到这个头衔,并不是因为做出了什么,而是要为资本做什么。老百姓盼着我们出成果,可能出成果的打不过有资本撑腰的,这么下去,人民科学家真要成人民的大老板那种笑话了。”

    关荫正准备透露一点,又听钱老师吐槽了一句。

    她说:“长此以往我看到时候学术界一个最大的嘲讽就是,你科学家,你才科学家,你全家科学家。”

    她犹豫着提了一个熟人。

    那位曾先生。

    关荫在瑞国的时候杠过的。

    人能力很强。

    “他在化学方面,回来用我们的实验室,短短一年时间就拿出了三篇论文,而且是核心科学期刊上的论文,有一个研究现在已经走出实验室了,和那位做清理垃圾的老师合作后,产品特别有前景,这是应用科学的一个小进步啊,可他的作品现在被别人占用,说什么你用我用都是用,不如你先让我用,等我进去再帮你了。”钱老师悲叹,“这么下去怎么了得嘛。”

    那您老……

    “有人来找我,没敢说的太清楚,但话里话外的意思是,只要我手里的一票后,就可以给我们什么好处,还有人暗示,如果能让你爸和你点头帮他们,他们还有什么‘报国’的好东西送上来。”钱老师怒道,“你必须把这件事解决好,咱们的科学研究不能没有希望,头顶没有湛湛蓝天,年轻一代还怎么下决心投入进来,我们的可言人才队伍还怎么实现老中青少齐头并进?娃,这可千万耽误不得!”

    明白!

    工部那边对此有啥意见?

    “不敢动,一动人家就说我们影响学术了,外国人影响那就叫促进学术向前发展,我们一影响就是阻挠学术的进步了。”尚书嘲讽道,“我拿着小笔记本,把那帮守着酒店公然搞拉票的给记住了,这件事,你就别回来了,我来办,必须把这件事办好,办彻底,办出三十年的清静。如果我办不好,你再办,咱们总要有人办这件事,不能让科学家又出成果,又要应对这些麻烦,这叫不讲理。我的意见是有多少找死的就弄死多少。”

    赞同!

    “你是没人惹,我家现在每天都有电话,你阿姨都跑到孩子那边住去,人家死缠烂打,只要你没把他们抓起来,他们就给你钱说话,纯粹肆无忌惮嘛。”尚书道。

    关荫心中一动,立即找李扩情求指导。

    “已经有行动了,这件事,你要是不想要,那你就帮你们尚书办起来,他需要这么一个。”老人无奈道,“在双标压力之下我们也很难……”

    “不难,我们应该相信具有一定的科学素养和辨别能力的人民,老人家,咱们的科学家可是人民科学家哟,就应该让拥有一定辨别能力的群众来讨论、来鉴别、来初步决定,依靠人民群众也是解决科学发展问题的好办法哦。”关荫道,“我们要做的,其实就是把敢于摸雷,公然摸雷,肆无忌惮摸雷的,全给它灭掉去。对付这些人,不能用照顾科学家的方法,而应该以雷霆之势,为科学家们解决出研究的环境来。”

    行吗?

    “可以试一下,而且,一个规矩要讲好,那就是,我们这次选的是科研人物,而不是管理人物,工艺管理的能人,哪怕的确有能力,在这里头也不能掺和。”关荫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