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 总裁表示:夫人够社会! > 第1675章 人生本就短暂,就别走捷径了

第1675章 人生本就短暂,就别走捷径了

天翼文学 www.tianyi.la,最快更新总裁表示:夫人够社会! !

    封尧傻眼儿的看着慕念安和裴珮两个人用力握在一起的双手。

    所以……少夫人就这么轻飘飘的又把叶董卖了吗?

    咦?自己为什么要用‘又’这个形容呢?

    啊……原来是少夫人经常把叶董打包卖掉啊。

    正常操作,正常操作。

    习惯就好。

    叶董,好惨一男的!

    ……

    这时候,北欧风的客厅里响起了急促的手机铃音。

    虽然众人都把手机放在了茶几上,并且几个人的手机都是黑色的,一时间很难分辨是谁的手机响了,可是特殊的铃音,让手机的主人一瞬间就知道是有人给自己打电话了,并且打电话的人是谁,手机的主人也一瞬间就能知道。

    当然,手机主人之外的四个人,也一瞬间就明白这不是找自己的电话。

    段鹤岚拿起自己的手机晃了晃:“看来侯董联系不到裴总,非常心急啊。已经把电话打到我这里来了。”

    慕念安摆摆手,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说:“正常,京城这一亩三分地,我们家候爷爷也算是一只地头蛇。他知道你和裴总在一起,这不奇怪。”

    段鹤岚挑眉:“要接么?”

    裴珮摁住他的手背,摇摇头:“不够,不够,只有一个封助理还不够。”

    她这话说得没头没尾,段鹤岚和封尧都皱起了眉头,表示不解。

    唯独慕念安,露出了一个‘英雄所见略同’的表情。她沉吟了片刻,道:“要说够,其实也够。要说不够,确实也差了那么一点意思。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人选,那就封尧一个人吧。战线不要拉的太长,分散精力和注意力。”

    裴珮敢提建议,心里边肯定是已经有了想法,她说道:“我倒是有一个人选,就是不知道合不合慕总您的心意。”

    慕念安抬抬手心:“说说看。”

    裴珮轻描淡写的吐出三个字:“陆亦可。”

    不等慕念安开口,亲自把人家陆亦可副部长拖进泥潭里的段鹤岚就先反驳了:“陆亦可绝对不适合。她是叶董的人,裴总,您可别忘了,您还有求于叶董。惹了叶灵璧那位神仙不爽,您这生意,可就算是彻底的黄了。”

    裴珮轻轻的‘啊’了一声儿,表情倒是一点都不意外,她故意的喃喃自语:“可惜了啊……我本来觉得陆亦可这女人,能派上大用场的。”

    说着,裴珮还惋惜不已的一拍自己大腿。

    这次已经不是暗示了,裴珮趴在慕念安的肩膀上,红唇凑到她的耳边,开始明示了。

    裴珮:“一来,陆亦可是那个死人钟书望的白月光。以前候儒怎么看待钟书望,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自从钟书望死后,候儒对钟书望的感情,就只剩下了愧疚和满满的疼爱。陆亦可的身价也就水涨船高,在候儒心里非常有分量。二来么……就是因为陆亦可是叶董的人,所以才显得她更珍贵呀。”

    慕念安面无表情的推开了趴在自己肩膀上的裴珮:“你别搞事情,叶灵璧那位神仙,我都不敢在他的雷区蹦迪。平常你想跟叶灵璧怎么打打闹闹都成,但他的雷点,千万别踩。”

    顿了顿,她补充:“凶险万分。”

    慕念安都这么说了,裴珮也只能放弃这个想法,她叹了口气儿

    ,这次是不是故意装出来的,是真的感觉很可惜:“那好吧。毕竟叶灵璧的性格,我也清楚。”

    人生本就短暂,还是别走捷径的好。

    封尧却说:“慕总,您有没有想过一件事。事已至此,早就由不得您或者是裴总说了算。陆亦可已经被段三爷拖下水了,她想置身事外?我看难。”

    慕念安一抬手:“好啊,那你去跟叶灵璧说。事情结束了,叶灵璧开始秋后算账,你一个人顶着,我立刻就把陆亦可安排上。你一个人承担得了么?封助理~”

    封尧语气平静:“可以。今天这场谈话,连同权总一起瞒着就好了。叶董不会知道的。叶董要秋后算账,我一个人承担。您什么都别问,我去跟叶董说。”

    慕念安张了张口,封尧就打断她:“我是权总的私人助理,我万事以权总为先。为了权总的计划万无一失,需要陆亦可。好了,您就不要再多说了,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

    段鹤岚在旁边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想要瞒过权少霆,怕是不容易。”

    封尧:“对慕总来说,没有什么不容易。今天咱们的谈话,权总要是问起来,慕总就直接了当的告诉他,这事儿不能让他知道,否则他会很难面对叶董。这一句话,权总就会明白,他也就不会再追问了。”

    只要权总不知道他们这四个人加上徐顾问的具体谈话内容,权总就不会陷入两难的境地。叶董呢,也怪不到权总的脑袋上。权总也不会做对不住兄弟的事儿。

    多简单呐?!

    慕念安语气认真:“封尧,我一定保你不死。”

    封尧笑了:“嗯,那就多谢少夫人了。有您这句话,我心里这块大石头可算是放下了。”

    事情,便这么定下了。

    在陆亦可本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她就这么被推到了最危险的位置上。

    在场众人包括慕念安,没有一个人在意陆亦可的死活。要是能用陆亦可一条命,换计划的成功,这几位黑心肠的总裁一定争着要弄死陆亦可。

    众人唯一忌惮和顾虑的,是叶灵璧。

    因为叶灵璧挂念陆亦可的安危,所以这几个黑心肠的总裁才稍稍考虑了一下陆亦可的安全。

    慕念安:“要尽量保证陆亦可的安全啊。就算有封尧一个人承担叶灵璧的怒气,也还是尽量让陆亦可活着回来吧。她要是真翘辫子了,叶灵璧会很愧疚。我不想让叶灵璧再露出那种没出息的表情。”

    裴珮点头赞同:“我也会尽我所能的保护陆亦可的安全。”

    段鹤岚:“我虽然没什么立场开口,但我也会多照应陆亦可的。”

    慕念安:“回头我还得叮嘱张欢欢一声儿,他现在可是候儒面前的大红人,他说话比你们二位有分量多了。”

    段鹤岚的手机一直在响,众人都把那聒噪的手机铃音当成了BGM。

    慕念安:“你怎么给候儒设置了这么一个难听的铃音。”

    段鹤岚笑笑:“他不配好曲子。”

    慕念安没说话,给他比了个大拇指。

    段鹤岚看向裴珮,挑眉:“那我接电话咯?”

    再不接电话,真的怕候爷爷急出心梗来。

    七十多岁的老头子啦,半截身子都入土啦。

    裴珮抢过他的手机,摁下接听键把手机放在耳边,语气带着明显的笑意与挪揄:“侯董,不用这么心急如焚吧?您是信不过我呢,还是信不过段三爷啊?我们两个人想把事情办漂亮一点,再跟您汇报,这样也不成呀?”

    候儒急的都成热锅上的蚂蚁了,联系这个,联系不到,联系那个,也是石沉大海。他手机都砸碎了好几个。

    明知道段鹤岚跟裴珮这两个人背着他在策划什么,可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手机气的是砸坏了一个,再换一个,足足换了八部手机,这俩人终于是接电话了。

    候儒在心里告诫自己决不能生气,把静心诀默念了好几遍,他这才开口:“裴总啊,我不是信不过你和段总,我只是太担心你们了。京城毕竟是权少霆的天下。权少霆毕竟是权少霆。你们在他眼皮子底下绑架了他的左膀右臂,我是担心你们那里不安全!要是被权少霆找出来了,那可就麻烦了。”

    裴珮:“嚯,那是得找个更安全的地方。侯董,您这边肯定能准备一个安全的地方给咱们封尧大助理休息的,对吧?”

    候儒愣愣的瞪直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身边的人。

    裴珮这个女人,这么轻易就打算把封尧交出来了吗?

    她和段鹤岚厮混在了一起,难道不是想利用封尧当筹码吗?

    到底是经过大风大浪的候爷爷,反应还是迅速的,他用更和蔼慈祥的声音说:“当然了,只要裴总和段总信得过我,我随时都可以安排一个最安全的地方。”

    裴珮笑眯眯的看着慕念安,故意说道:“可是我很吃亏耶。侯董,我们讲讲道理嘛。封尧是我绑架来的,少霆的厉害,您很清楚哦。我——”

    候儒直接打断她:“裴总,我们的关系,就别绕弯子了。直接说吧,你想要什么。”

    裴珮娇笑连连:“我就知道候爷爷最心疼晚辈啦。”

    候儒:“说吧,可我不能保证一定答应你。”

    裴珮:“候爷爷,您瞧,您又把我当不懂事儿的小孩子了吧?我可不会提出让您为难的要求。”

    话锋一转,裴珮声音骤然变得冰冷极了:“我要替少霆摆平寰宇制药的疫苗案。”

    候儒心中其实大概已经有了猜测,他并不意外,但谈判嘛,肯定是要拉拉扯扯一番的。

    成与不成,暂且不提。

    没道理人家开什么条件,自己这边一口就答应下来的。

    候儒:“小裴,你别嫌候爷爷总拿长辈的身份自居。我知道你的心情,你想帮少霆多做点事情,让他对你更愧疚,更感激。候爷爷都明白,但你要知道,寰宇制药的疫苗案,它没有这么简单就能够摆平。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不由我说了算。这点,你心里该明白的。”

    裴珮冷笑一声:“侯董,您别跟我揣着明白当糊涂。我回国是干什么来的,我可跟您说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不帮少霆摆平寰宇制药的疫苗案,我怎么跟慕念安争?我拿什么跟慕念安抢?我不管你有什么难处,你甭跟我说。封尧在我手上,你想要封尧,就给我把寰宇制药的疫苗案摆平了。否则,免谈!”

    正是因为知道候儒有多需要封尧这枚筹码,裴珮才敢态度这么肆无忌惮。

    她咬定了候儒为了得到封尧,不管多过分的要求,他都会一一答应下来。